笑P孩,笑P孩
1963年,我上初三,写了一篇作文,叫一张画像,教我的语文老师推荐在北京市少年儿童征文比赛中获了奖,一天语文老师拿着一个厚厚的大本子对我说,你的作文要印成书了,你知道是谁替你修改的吗?我睁大了眼睛,有些莫名其妙,是叶圣陶先生,老师将那大本子递给我,又说你看看叶老先生修改的多么仔细,你可以从中学到不少东西,我打开本子一看,里面有这次征文比赛获奖的20篇作文,翻到我的那篇作文,我一下子愣住了,映入眼帘的是红色的修改符号和改动后增添的小,密密麻麻,几页纸上到处是红色的圈功或直线曲线。回到家,我仔细的看了几遍叶老先生对我作文的修改题目,一张画像改成一幅画像,我立刻感到用字的准确性,类似这样的修改很多,常见断成短句的地方也不少,有一处我记得十分清楚,怎么你把包几何课本的书皮去掉了呢?叶老先生改成什么你把几何课本的包书纸去掉了呢。我立刻感到用字的准确性,而且删掉原句中包这个动词,使句子干净了也规范了。而且手皮改成包书纸更确切。我虽然未见叶老先生的面,但从它的屁股受到他的认真、平和以及温暖,如春风拂面。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