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英俊的男人犹如一本精装的书籍,装帧精美;高深的男人犹如一本辞海,其厚重令人望而生畏;平凡的男人就像一本新华字典,浅显易懂;多情的男人犹如一部通俗小说,趣味不高,只供消遣;未婚的男人若随笔散文,轻松随意;已婚的男人犹如一本借来的书,越读越精彩,却突然被告之,借期已到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过得很乏味 ,什么也不懂,什么也没经历过。

像一张白纸一样,没有任何可以回忆。

不会哭,却也不会笑。

可是,我们要学会知足。

如果你有吃穿住,你已比世上75%的人富有。

如果你有存款,钱包有现金,还有小零钱,你已是世上最富有的8%了。

如果你早上起床,没病没灾,你已经比活不过这周的100万人幸福多了。

如果你从没经历战乱、牢狱、酷刑、饥荒,你比正身处其中的5亿人幸福多了。

我们在生活中大可少一些抱怨了。
这个软件是干嘛的?我怎么都不知道怎么聊了?谁能告诉我?
小兔家要来客人了,妈妈说:“客人不吃你不能动筷子。”不一会客人来了,说“不吃了。”小兔说:“你就吃一口吗。”
一个人卖豆腐,有一个人走来问
:“豆腐怎么卖?”那人说:四块。”“十块?“”不是十块而是四块。”二十四块?”“不是二十四块其实是四块。”“七十四块。”“不是七十四块,就是四块。”九十四,不买了。”
有人偏我说你不喜观但有人说你,我,爱不爱是你的是。
什么鬼东西!玩不懂啊!!!谁教下我?求指教!求指教!
在现实生活中,真善美与假惡丑的识别防范也是很重要的。
而被你伤过的那个人,即使再恋爱了,也不会再像对你这样了,即使你满身是刺她也甘心忍着疼痛只为拥抱你,相信我,她再也不会这样了。而最后陪在她身边的人,是那个没见过她留着齐刘海的,那个没见过她说话会脸红的,是那个没看过她紧衣缩食物只为攒钱送她爱的男生一双篮球鞋的,是那个没看过她流下最伤心泪水的,下一任男友。我们总是吐槽着电影里的这种俗套情节,而实际上我们很多人都是这个俗套情节的导演。
人们总是对深爱自己的人太苛刻,对太多不相关的人太宽容,而在失去这个深爱自己的人之后,起始会觉得无所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陷入越来越深的悔恨之中,这是我们经常都会犯的一个致命错误。而在这个错误之后,就如我现在这样,才开始客观的去审视自己,等到一切都想明白了,然后遇见了新的人,我们开始表现的成熟,懂得谦让对方,放下之前的大男子主义,对方觉得你是个不错的男人,而事实上你也确实从之前的教训中吸取经验,变成了一个靠谱,成熟的男人。但很可惜,教会你成长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在了,而享受你成长的是那个没看过你在球场上挥汗如雨样子的,是那个没看过你20岁骑着公路赛车的,是那个没看过你穿着大裤衩拖鞋坐在路边摊和哥们和啤酒的下一任女友。。。。
后来上了大学,比起高三,我们开始有了大把的时间去缠绵,有了足够的经历去携手看风景,我们也以为那会是感情升华的起点,可两个城市,近千里地的距离还是像一道鸿沟拦在中央,原来那不是感情升华的起点,而是吞噬我们整个美好回忆的开始。
然后那个夜晚,LK发现TT的购物小票,我与RT的事情暴露,那便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可是当初并未意识到这是一个仇恨的种子,它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根深蒂固,怨恨与无奈加深,感情逐渐被吞噬。所以我大概这么多年都无法体会到,当LK发现TT的购物小票,她面对这样一种赤裸裸的肮脏的背叛,会是一种怎样痛楚。
之后我与LK在这这种分分合合中,将感情逐渐打磨掉,加上毕业后的同居,暴露出彼此价值观与生活观的差异,更将崩盘的时间极具缩短,也许,这种结果早已注定了。
那天在酒吧,和DS边喝边哭,一直折腾到凌晨,因为西塘并不大,最后是好心的酒吧老板送我们回客栈的。第二天起来脑袋要裂开一样,缓的差不多了DS说出去转转吧,我拿起包取出里面的照片,那是我和LK的最后一张合影,我走到河道旁,将照片仍在了河里,看着照片越飘越远,眼泪又泉涌而出。DS说,忘记吧,我说,好。。
半个小时后抵达西塘,住在里面的临水客栈,一开窗就看到河道,很喜欢这种感觉。DS说兔子那边还没消息么,都一个多月了,我说还没有。
晚上在我和DS吃夜宵的时候,手机响了,因为一直都在等待回应,所以那段时间对手机响动特别的敏感,每次听到铃音的一刹那我整个身子都会颤抖一下。掏出手机,因为短信很短,所以所有的内容都展现在了屏幕上,来信人是兔子,内容是:你输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回复“我懂了”三个字给兔子,然后就关掉了手机。

DS在旁边看到我的失落瞬间明白了,拉起我进了西塘的一个酒吧,那晚我喝了吐,吐了喝,弄的很狼狈,边流泪边和DS回忆着。
从转学到K中遇见LK,那时LK还留着干净的刘海,穿着肥肥大大的校服,这个女孩把我从之前的失恋中带了出来,那年我20岁,我留着干练的短发穿着白衬衫,骑着很拉风的公路赛车,在廉价的宾馆里搂着LK,我俩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我说兔子你别说了,我都告诉你,然后我把和RT以及惠子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兔子,最后兔子说YH你真是一混蛋,我说兔子你别骂我了,我觉得你说的对,这次的事情上我也不想再自私了,我把我的所有压上赌这一次。兔子说还算没看错人,大学的破事你自己现在也觉悟了,你能接受我的建议,证明你还算个男人。兔子说我把你当哥们,这次你赌赢了我祝福你,赌输了我安慰你。我说,谢谢你,兔子。。
那之后我一直忐忑不安,兔子也很久没有联系我,DS追来电话问我怎么样,我把这些和DS都说了,DS最后说了一句,虽然我没见过兔子,但是她说的对。我说咱别说这个了,DS说要来沈阳看我,我说最近要去上海出差,半个月。DS说我陪你去吧,正好也打算去旅旅游,我说你工作不要了啊,DS说我在我爸公司现在能顶半边天了,他舍不得开除我,我说那好吧。和DS到上海后,公司的事情办的很顺利,不到一周就搞定了,因为我公司是对面的重要客户,所以事情结束后对方提出来要招待我,我婉言拒绝了,第一是我不喜欢,第二是繁华的上海陌生感太强。当天晚上和DS直接转到了嘉兴,DS说这离乌镇和西塘距离一样远,你想去哪,我说乌镇太商业化,还是去西塘吧。
大片的沉默后,兔子叹了口气说:“其实LK在与我的聊天中,一直都对你大学时和RT以及惠子的事情纠结着,那是她的一个心结,即使在你们和好后这些也是她心里的一个芥蒂,LK想问你又不敢问,想问是因为她想知道细节,不敢问是因为她怕知道这些之后,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我说那我应该怎么做,兔子说,你把你大学那些破事全都告诉我,我帮你和LK和盘托出,如果她能接受,你马上辞了工作卖了房子回大连我绝对不拦你,如果她无法面对这些,你们以后就做陌生人吧。
兔子说,我不是为难你,你们和好再分,分完再和好,你是男人,你YH折腾得起,LK现在奔三十岁的路上都走一半了,再这么折腾下去,你会把LK一辈子毁了的,你说你自私,但你不能让自己心里的男子主义欲望得到满足后,最后拿LK的一辈子来为你的自私去买单。
之后的几天一直都处于亢奋状态,之前失恋的阴霾心情一扫而光,周末打电话给兔子请她吃饭,以感谢她在这件事情上对我的帮助,因为之前兔子一直都时不时的和LK提及我的近况,或者刻意的和她聊着与我有关的话题,我觉得兔子在这件事情功不可没。
周末和兔子在吃饭聊天时,她却一反以前的态度,好像又开始反对我回大连这件事,我问兔子为什么,兔子说我之前让你们了解互相之间的情况,只是因为我也经历过那样的痛彻心扉,所以我知道那时候特想知道对方过的怎么样,所以我有意无意的跟你提到LK,或者跟LK说起你。但事情真到这个时候,无论YH你愿意不愿意听,我想说,你们和好只能是下一次再次分手的开始,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兔子说完这些,我已经完全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只是用筷子夹着肉片不停地在烤炉上翻滚以掩饰我的不安。

我很想试探她,然后和LK说:“YH说他打算辞掉沈阳的工作,卖掉这边的房子,回到大连等你”
LK没有回答,大片的沉默。。。
我接着以老四的口吻说:“你怎么想的?”
LK说:“你别跟YH说,你告诉过我他要辞掉工作回大连这件事,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 我以老四的身份接着问
“说实话,他能为我回来我很高兴,但是若YH知道你告诉过我他的想法了,有很多事情做的就不是那么发自内心了,这个事,还是需要时间来证明。”

看到LK这个回答,我在电脑前乐的简直要飞起来了,我了解到LK的想法后,担心聊得过多暴露自己,所以和LK随意聊聊其他的事就关了QQ。

我装作很随意的口气,以老四的名义和LK打了招呼:好久不见啊,LK,最近如何?
等了很久都没回,我心想大概LK可能不再想和任何和我有关系的人再联系了吧,一阵失落后,正当我打算关掉QQ时LK回话了:老四啊,刚才我去帮我妈洗菜去了,我挺好,你在沈阳呢?
嗯,在沈阳呢,你怎么打算的,还回沈阳工作了么?我问
“不回去了,我在大连已经找到别的工作了,过几天就要上班了”。在LK很简短回答中,和这个虚拟的“老四“只字不提与我的事情
“你真舍得么YH么”我以老四的口气问
“老四,我们别说这个了”LK回答

在手上留了那么一道疤之后,虽口口声声说心已经死了,但心的确还是挂念着LK。那段时间,兔子总会约我出来一起聊聊天什么的。兔子是我在人人网上认识的一个女生,其实认识已经有几年了,但一直没见过面,之前和LK在网上秀甜蜜的时候,兔子总会过来围观,后来兔子和LK也成为了不错的朋友,但是大家都没有在现实接触过。兔子的性格很古怪,有时你会觉得她在挑拨我和LK的关系,因为有很多我的破事我都和兔子说过,但有时你也会觉得她很够意思,因为很多次我与LK的情感危机都是靠兔子来化解的。
因为兔子家在沈阳,所以分手后兔子总会很够哥们的约我出来,仔细分析我与LK之间的问题,以及我们之间的性格等等。在接触中我与兔子也从网络朋友过渡成为现实的铁哥们了。
期间的大多时候,虽然受伤的伤疤还未完全愈合,但依然蠢蠢欲动的想要挽回LK。在一次从酒吧买醉回到家之后,打了个电话从老四借来了他的QQ,登陆上时候恰好发现LK在线,此时电脑前的我手紧张的已经开始颤抖,虽说是在网络上,虽说是要以老四的名义和LK聊天,但那是自从分手后,第一次和LK这么近。
其实那句话是:婚姻怎么选都是错,长久的婚姻就是将错就错,去年圣诞节有幸在电影院看了非2的首映。
至于对婚姻的态度,我现在也没个确切的定论,很迷茫,所以我现在需要冗长的时间来寻找答案。
我与LK,已经完全无可能,裂痕太深,我也不会再去挽回,事情都过去了,该向着前方看,不是么?
说说从朋友那里听说的LK的状况,LK在4月的时候吧,再次恋爱了。对于此事,朋友只是评价说,那丫的比你YH还不靠谱,呵呵,当然我没资格说什么,还是那句,都是听说。前段时间,与我和LK都有交集的朋友告诉我,至今LK还在怨恨着我,对于这个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因为都分开了,但我记得的会一直是LK的好,一直感谢她能在我青春最宝贵的六年里陪着我,然后就是祝LK幸福。

我现在不想听说关于LK的任何,因为听说她过的幸福,我心会疼,不是小气,爱过的人都懂这种感觉。过的不好,心里又难受,毕竟爱过。所以,不想知道,也不想听说,也不会对LK做任何消极的评价。别人问起,就说不合适,这样最好。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