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在现实生活中,真善美与假惡丑的识别防范也是很重要的。
如果爱可以重新来,我愿意好好珍惜自己。。。。。。。。。。。。。。。。。。。。。。。。。无聊
爱一个人要加油不要让别人强起爱一个人不学会珍惜伤的是自己让爱的人永远流在你身边把不要放开他。
有男人像你表白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壮的被骗的女人很多不要信男人的好说。
你们好我最喜欢的猫去世了我好想它的名叫小咪做它的主人我很开心失去不可怕只要心里想着它就对了。
因为推开门你就是丈夫 是孩子的父亲 是父母的儿子 是公司的员工 ,但惟独不是你自己。而只有在车里这个安静的狭小空间里,点支烟,听首音乐,发着呆,此时此刻,这个躯体才完完全全属于自己。因为需要在这个世界里扮演的角色太多太多,而你又必须把每个角色都扮演好,才能平平稳稳的生活下去。
农历的十二月二十六日,也就是除夕的前几天,我把东西收拾好,到超市又给家人和朋友们买了些年货,准备回大连过年了。临走的前一晚,我带着Cleve去了小区旁边的公园,我把事先准备好的烟花拿出来,车里的音乐调到最大音量。
伴着灿烂的烟花我跟Cleve说做我女朋友吧,Cleve转过头来我发现她已经满眼泪水。
我开玩笑说说:“Cleve是你迷眼睛了么,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Cleve没有回答,只是走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我。(全文完)
我和Cleve因为之前有很深入的网聊,外加日常生活里有这么多的交集,所以彼此都没有了什么陌生感,共同话题也多了不少。可能是因为时间磨练,也可能是自身性格原因,与LK不同的是,Cleve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上,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好像总能掌控住全局一样,这与之前小霸道的,完全依附于我的LK而言,相差很大,而那次和Cleve的约会也很开心。最后说到第二天面试的事,Cleve说反正明天没事,我陪你一起去给你加油,我说那好吧。
第二天的面试很顺利,与面试官聊的很好,而对于我所学的专业,虽然不是完全与汽车对口,但在三维的造型方面,这个公司还是很需要的,外加同学在里面已经是一个部门的主管了,也尽全力帮我疏通,所以很顺利的被录取了,待遇什么的都比较满意,一件大事终于尘埃落定,我瞬间觉得如释重负。
出来的时候想赶快告诉Cleve这个好消息,我回到车里的时候,发现Cleve已经在车里睡着了,那一刻我突然就被这个女孩感动了一下,我开车门时Cleve醒了,见我回来一跃而起问我结果如何,我说被录取,Cleve突然大叫起来,然后又意识自己有些失态了,赶忙整理了下头发,不过还是难掩兴奋。那天晚上Cleve第一次到我家来做客,我下厨做了很多好吃的来和Cleve庆祝,Cleve夸我手艺不错。
因为被录取时已经是年底了,而公司让年后才报道,所以在沈阳和老四出去喝了几顿酒,收拾收拾就准备回大连过春节了。其它白天时间在家里上上网,出去打打球,晚上去接Cleve下班,年前的那段时间基本都和Cleve泡在一起,和Cleve也在接触的过程中也渐渐产生了感情,但我和Cleve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纸,依旧保持着暧昧的关系。
我与Cleve很快熟络起来,对于工作上的事情Cleve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一直在鼓励我说没扛过事的男人根本就不叫男人,你觉得你是男人就证明自己能扛过去。因为Cleve的鼓励,我开始重塑信心,而工作也有了眉目,同学所在的两家公司都有意招聘人,一家是幕墙企业,远大幕墙,沈阳的朋友可能听说过,做的比较大的私企。另外一家是汽车行业的集团国企,同学帮我投了简历,大概一个礼拜后先接到了汽车这家的面试通知,我觉得希望来了。
因为之前一直和Cleve在网络上聊天,所以即使是一个小区见面了也不会认识,在面试的前一天我请Cleve吃饭,以表示对Cleve的感谢。在网上和Cleve说了这件事,Cleve说平时从来不接受没见过面的男生的邀请,但因为之前有了挺深的了解,所以Cleve这次没有拒绝。我们约在楼下见,Cleve说要收拾一下,我知道女生一般比较慢,所以在车里抽烟等她。大概十分钟后,我看见从旁边的高层里出来一个穿着雪地靴长棉袄的女生,还围了个非常长的围脖,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我猜想大概她就是Cleve,所以鸣喇叭示意,Cleve听到之后向我车走过来。Cleve坐近车里后,脱去棉袄,一张清秀的脸展现在我面前。Cleve看着我突然说,原来是你就是YH啊,我说是啊,问我们以前见过么?Cleve说你忘了啊,有次我拿了很多的东西在门口,保安不让出租车进来,后来是你帮我抬进近电梯的。我的确想起来有这件事,不过当时觉得都是邻居就帮了一下,对她的长相也没留意。Cleve又说这辆车原来是你的啊,我问怎么了,Cleve说你这破车每次都停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很碍事,当时想遇到车主肯定要说他两句的,没想到是你。我说Cleve我错了,以后我肯定不停在这里了。
之后的几天里,无聊的时候我总会下去看看那只猫,Clever也是个很善良的女生,因为她妈妈不让她养猫,所以她只能每天上下班去楼下喂猫,而我看见猫身子底下垫着的棉垫子和毛衣,都是Clever偷偷拿过去的。我和Clever之间也因为这只猫熟络起来,开始彼此互相诉说自己的生活和经历。
Clever大我三岁,我开玩笑说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剩女,Clever骂我滚蛋,然后告诉我其实她之前有过一次十年的恋爱,都已经订婚了,但最后因为男友的背叛分手,Clever没有接受他男友的挽回,毅然的离开了他。我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Cleve说都是三四年前的事了,过去很久了。我说那之后为什么没恋爱,Cleve说之后同学朋友家人一直都有给介绍的,但是她总觉得如果自己的感情如果以这样一种方式开始,那就太没劲了,我回个大拇指的手势表示赞同。
Cleve问我为什么家人朋友都在大连,却在沈阳安家了,之后我把自己这几年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Cleve,Cleve说你前女友真够傻的,跟你这混蛋耗了这么久,真是折磨自己。Cleve说当初就是因为知道自己一辈子会因为这件事而处在痛苦之中,否则最后的结果也会是在折磨中分手,或者即使最终结婚在一起了,这件事也无论如何都是颗定时炸弹,所以选择了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我说别说这件事了。Cleve说你做都做了还怕被说啊,像你这种混蛋就应该阉了当TJ去。我说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Cleve说看你现在还算不错,相信你是个能顿悟的男人。我说我早就顿悟了,Cleve说你丫又贫嘴。
我甚至想就此放弃自己独自闯荡的年头,卖掉沈阳的房子和车,背着行李回到大连父母的身边,因为与我携手的LK已经不在,我在沈阳又遭遇挫折,好像当初那些让我坚持下去的动力,都不复存在了。
接下来仍旧是低谷的昏暗生活,那天深夜在网上无聊的刷着新闻,小区的业主群里的业主们聊的火热,其实我很少会在里面发言,也懒得看,因为我觉得他们聊得话题很无聊,无非是明天要停水了,后天要停电了,物业的态度差等等。但那天很随意的就点开了业主群,一个旁边楼的网名叫clever的邻居询问除了EMS之外,其它快递的电话。我想想以前给大连的亲人朋友邮东西的时候都用顺丰快递,正好存着那个电话,然后就从电话本里翻出来发在了群里。那人说谢谢后就没声音了。
我因为无聊想出去走走,就在群里问有没有想出去喝点东西的,我请客。Clever说大半夜的你受刺激了啊,我说我很烦躁想出去走走,Clever说你若真的无聊就下楼看看那只流浪猫给它喂些吃的吧。我说那行我这就去,然后拿了杯酸奶就下去了,在楼下果真看见一只流浪猫蹲在角落里,我把牛奶放在那里,然后用手机登陆上QQ在群里跟Clever说我正在喂猫。Clever不信,我说你不信可以开窗户看看,然后我抬头看,大概十几层的一个窗户开了,样子看不清,但看得出是个留着长发的女孩。我在群里跟Clever说你居然是个女生,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爷们呢。Clever说你才是个爷们呢,Clever问我给猫喂的什么,我说酸奶啊,Clever说你白痴啊,猫怎么会喝酸奶,我说我哪知道啊,我也没养过猫。Clever说算了你赶紧上去吧,天怪冷的,明天早上我去喂它,我说那好吧。
在疗伤的期间里,我开始试着改变自己,我想从大学那个玩世不恭的操蛋青春里完全逃离出来,因为我已经离开校园走入了社会,无论我愿意与否,我必须脱去青春的躁动与不安,让自己的一切沉淀下来。我总是觉得,无论你之前如何的张狂与不安,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一个人最大的自知之明便是:自己要懂得自己在每个不同的年龄段里,最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在夏天的时候,趁着出差的任务比较少,上半年的工作也忙的差不多了,我休了半个月的年假打算翻修一下房子。因为之前的一切,到处都是我与LK在这里生活时的影子,我一直都标榜自己是个矫情的人,所以我真的接受不了每日每夜都在这种触景生情的空间里生活。半个月里换了新的沙发,新的被褥,窗帘,连地板都重新铺了,LK之前喜欢的紫色调物品,我都打包整理起来,丢进了小区旁边的湖里。我试着去走我们之前的路,去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因为每次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回忆起上一次来这是什么时候,是和谁,而答案大多是和LK一起来的,所以我想用这个方式覆盖掉记忆,无论是不是自欺欺人,我像阿Q一样自我慰藉的不断重复着这件事,覆盖记忆。
在之间的大半年里,我的工作步入正轨,渐渐获得器重,而在这半年经常出差的时间里,各地的风景和文化,也使我的伤口逐渐愈合了,但心却一直悬在半空,如果在某处突然看见可以联想到LK的东西,心仍旧会疼一下。可以说,那段时间是我最孤寂的一段日子,如歌词一样“一个人吃饭出差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人一处在孤寂的生活里,总会对周围的人和事物进行特别细微的观察,观察每个人的神态,动作以及猜测他们的心里,猜想这个路人甲有着怎样家庭,发生过什么故事,观察周围情侣的吵架,观察公共场所那些素质高尚,或者蛮不讲理的市民,这些对周围生活的细微观察,也成了我那段时间里思考人生,感受孤寂生活的一个乐趣。多看看别人的生活方式,态度,再联想自己,用这种方式寻找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最需要怎样的下一段感情。
我开始在这种思考人生的生活中,边成长边疗伤。但生活总归是需要经历的,我记得某个人曾经说过,生活简而言之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一个人不断的遇到问题,不断的去解决问题,为解决了问题而开心,而无解的问题而烦恼,这就是生活。而我在那段时间里,也经历我觉得是毕业工作以来,最沉重的一次打击。
而被你伤过的那个人,即使再恋爱了,也不会再像对你这样了,即使你满身是刺她也甘心忍着疼痛只为拥抱你,相信我,她再也不会这样了。而最后陪在她身边的人,是那个没见过她留着齐刘海的,那个没见过她说话会脸红的,是那个没看过她紧衣缩食物只为攒钱送她爱的男生一双篮球鞋的,是那个没看过她流下最伤心泪水的,下一任男友。我们总是吐槽着电影里的这种俗套情节,而实际上我们很多人都是这个俗套情节的导演。
人们总是对深爱自己的人太苛刻,对太多不相关的人太宽容,而在失去这个深爱自己的人之后,起始会觉得无所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陷入越来越深的悔恨之中,这是我们经常都会犯的一个致命错误。而在这个错误之后,就如我现在这样,才开始客观的去审视自己,等到一切都想明白了,然后遇见了新的人,我们开始表现的成熟,懂得谦让对方,放下之前的大男子主义,对方觉得你是个不错的男人,而事实上你也确实从之前的教训中吸取经验,变成了一个靠谱,成熟的男人。但很可惜,教会你成长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在了,而享受你成长的是那个没看过你在球场上挥汗如雨样子的,是那个没看过你20岁骑着公路赛车的,是那个没看过你穿着大裤衩拖鞋坐在路边摊和哥们和啤酒的下一任女友。。。。
后来上了大学,比起高三,我们开始有了大把的时间去缠绵,有了足够的经历去携手看风景,我们也以为那会是感情升华的起点,可两个城市,近千里地的距离还是像一道鸿沟拦在中央,原来那不是感情升华的起点,而是吞噬我们整个美好回忆的开始。
然后那个夜晚,LK发现TT的购物小票,我与RT的事情暴露,那便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可是当初并未意识到这是一个仇恨的种子,它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根深蒂固,怨恨与无奈加深,感情逐渐被吞噬。所以我大概这么多年都无法体会到,当LK发现TT的购物小票,她面对这样一种赤裸裸的肮脏的背叛,会是一种怎样痛楚。
之后我与LK在这这种分分合合中,将感情逐渐打磨掉,加上毕业后的同居,暴露出彼此价值观与生活观的差异,更将崩盘的时间极具缩短,也许,这种结果早已注定了。
那天在酒吧,和DS边喝边哭,一直折腾到凌晨,因为西塘并不大,最后是好心的酒吧老板送我们回客栈的。第二天起来脑袋要裂开一样,缓的差不多了DS说出去转转吧,我拿起包取出里面的照片,那是我和LK的最后一张合影,我走到河道旁,将照片仍在了河里,看着照片越飘越远,眼泪又泉涌而出。DS说,忘记吧,我说,好。。
半个小时后抵达西塘,住在里面的临水客栈,一开窗就看到河道,很喜欢这种感觉。DS说兔子那边还没消息么,都一个多月了,我说还没有。
晚上在我和DS吃夜宵的时候,手机响了,因为一直都在等待回应,所以那段时间对手机响动特别的敏感,每次听到铃音的一刹那我整个身子都会颤抖一下。掏出手机,因为短信很短,所以所有的内容都展现在了屏幕上,来信人是兔子,内容是:你输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回复“我懂了”三个字给兔子,然后就关掉了手机。

DS在旁边看到我的失落瞬间明白了,拉起我进了西塘的一个酒吧,那晚我喝了吐,吐了喝,弄的很狼狈,边流泪边和DS回忆着。
从转学到K中遇见LK,那时LK还留着干净的刘海,穿着肥肥大大的校服,这个女孩把我从之前的失恋中带了出来,那年我20岁,我留着干练的短发穿着白衬衫,骑着很拉风的公路赛车,在廉价的宾馆里搂着LK,我俩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我说兔子你别说了,我都告诉你,然后我把和RT以及惠子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兔子,最后兔子说YH你真是一混蛋,我说兔子你别骂我了,我觉得你说的对,这次的事情上我也不想再自私了,我把我的所有压上赌这一次。兔子说还算没看错人,大学的破事你自己现在也觉悟了,你能接受我的建议,证明你还算个男人。兔子说我把你当哥们,这次你赌赢了我祝福你,赌输了我安慰你。我说,谢谢你,兔子。。
那之后我一直忐忑不安,兔子也很久没有联系我,DS追来电话问我怎么样,我把这些和DS都说了,DS最后说了一句,虽然我没见过兔子,但是她说的对。我说咱别说这个了,DS说要来沈阳看我,我说最近要去上海出差,半个月。DS说我陪你去吧,正好也打算去旅旅游,我说你工作不要了啊,DS说我在我爸公司现在能顶半边天了,他舍不得开除我,我说那好吧。和DS到上海后,公司的事情办的很顺利,不到一周就搞定了,因为我公司是对面的重要客户,所以事情结束后对方提出来要招待我,我婉言拒绝了,第一是我不喜欢,第二是繁华的上海陌生感太强。当天晚上和DS直接转到了嘉兴,DS说这离乌镇和西塘距离一样远,你想去哪,我说乌镇太商业化,还是去西塘吧。
大片的沉默后,兔子叹了口气说:“其实LK在与我的聊天中,一直都对你大学时和RT以及惠子的事情纠结着,那是她的一个心结,即使在你们和好后这些也是她心里的一个芥蒂,LK想问你又不敢问,想问是因为她想知道细节,不敢问是因为她怕知道这些之后,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我说那我应该怎么做,兔子说,你把你大学那些破事全都告诉我,我帮你和LK和盘托出,如果她能接受,你马上辞了工作卖了房子回大连我绝对不拦你,如果她无法面对这些,你们以后就做陌生人吧。
兔子说,我不是为难你,你们和好再分,分完再和好,你是男人,你YH折腾得起,LK现在奔三十岁的路上都走一半了,再这么折腾下去,你会把LK一辈子毁了的,你说你自私,但你不能让自己心里的男子主义欲望得到满足后,最后拿LK的一辈子来为你的自私去买单。
之后的几天一直都处于亢奋状态,之前失恋的阴霾心情一扫而光,周末打电话给兔子请她吃饭,以感谢她在这件事情上对我的帮助,因为之前兔子一直都时不时的和LK提及我的近况,或者刻意的和她聊着与我有关的话题,我觉得兔子在这件事情功不可没。
周末和兔子在吃饭聊天时,她却一反以前的态度,好像又开始反对我回大连这件事,我问兔子为什么,兔子说我之前让你们了解互相之间的情况,只是因为我也经历过那样的痛彻心扉,所以我知道那时候特想知道对方过的怎么样,所以我有意无意的跟你提到LK,或者跟LK说起你。但事情真到这个时候,无论YH你愿意不愿意听,我想说,你们和好只能是下一次再次分手的开始,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兔子说完这些,我已经完全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只是用筷子夹着肉片不停地在烤炉上翻滚以掩饰我的不安。

我很想试探她,然后和LK说:“YH说他打算辞掉沈阳的工作,卖掉这边的房子,回到大连等你”
LK没有回答,大片的沉默。。。
我接着以老四的口吻说:“你怎么想的?”
LK说:“你别跟YH说,你告诉过我他要辞掉工作回大连这件事,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 我以老四的身份接着问
“说实话,他能为我回来我很高兴,但是若YH知道你告诉过我他的想法了,有很多事情做的就不是那么发自内心了,这个事,还是需要时间来证明。”

看到LK这个回答,我在电脑前乐的简直要飞起来了,我了解到LK的想法后,担心聊得过多暴露自己,所以和LK随意聊聊其他的事就关了QQ。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