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一学期很快过去了,很高兴我没有挂科。学校宣布放假之后我回到了大连,心情轻松的很。我知道我已经完全释怀了以前那段痛苦的回忆,时间这个良药彻底医好了我。我感谢这半年在学校的一切带给我的快乐,正是这种愉快的心情,加速了我伤口的愈合。

回到家之后天气已经很冷了,但我和LK依然会不顾严寒的出去约会,我开始慢慢对LK有了感情,我开始有点爱上LK了。下雪天我们会一起到公园里打雪仗,晴天我会借老爸的车带着LK去看我们以前一起走过的地方,去看我们一起偷Q的宾馆小旅店,去看曾经有着痛苦回忆的那个中学。
RT是葫芦岛人,个子165左右,但给人却是很娇小的感觉,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RT的鞋子。因为她的鞋很多,但都是同一个牌子-锐步,我是第一次看见对某个品牌如此专一的女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对那些终于某一品牌的人有莫名的好感。

RT是个很贴心的女生,从来不会无故耍脾气,与LK拥有强烈的依赖性不同,RT是个独立的女生。我总会逗她说,RT你看你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交男朋友,肯定是没人追。每次听到这句话RT都会过来掐我胳膊,然后我胳膊上就会留下一块紫砂,而我仍旧是乐不知疲的逗RT。
日子依旧平淡的过着,唯一不同的是我开始逃课了,但会选择那种无关紧要的课去逃。

大学是个靠交际吃饭的社会,很多人热衷于搞关系,以便为自己在新一届的竞选增加取胜的砝码。而我对这种人是及其恶心的,我觉得那些人行尸走肉,活的如此虚伪。我只是加入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社团,偶尔会参加些活动,与自己有相同兴趣的朋友在一起做我们喜欢做的事情,我在社团里当宣传部长,不大不小也算个官,副部长是个叫RTT的女生(因为是复名,就是最后两个字是一样的,所以以下简称为RT)。
我对他们说,留住一个女孩最好的方式就是得到她的身体,这样这个女孩差不多就把自己交给你了。假使她真的伤害了你,在分手时候你也可以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她的身体都给我了,这样自我慰藉会大大减少你的痛苦。当然说这句话的前提是那个女生是个处。

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像个邪恶的老师执意要教坏自己的学生,龌龊的很。但后来我明白,我这样说只是不想看到我身边的任何一个弟兄因为爱情受伤,因为我知道那很痛苦。
寝室的兄弟都为我的甜蜜眼馋,所以在开学的半学期都努力寻找目标,结果还不错,老大 老五就结束了单身,过上了幸福的二人生活。最铁的老四似乎是我高三时候看破红尘的状态,一直也没关心自己的恋爱问题,老六则是硬件设施比较差,所以只能接受单身。

每天晚上我们都会聊到很晚,虽然我是老四,但在感情经历方面绝对是他们的大哥,因为6个人中,除了我和老四,其余人都还是处N。我给他们讲我高中时和HZ以及LK的故事,外带点YY成分,所以给他们弄的五体投地。

高中不是放纵的时刻,即使你考上了全国最牛B的高中也不要堕落,高中拼搏三年,你会发现大学会更美好。
开学之后我在学校办了一个省网的大客户,就是一个月交10块钱,然后可以选择一个号码和对方在一个月内不限时的通话。当然,买这张卡是为能和LK煲电话粥。

离开大连来到沈阳上学之后,我觉得我的心情好了许多,HZ带给我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我比高中的时候开朗了许多。我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晚上在篮球场打完球,然后冲个澡,最后在寝室里边抽烟边和LK在电话里打情骂俏,我觉得我幸福的甚至有些茫然了。
我记得某个小说里曾对此类情况做了说明,书里是这样说的:“在学校里总会看见一些穿着XX中学校服的新生,如果把学校的新生比作茄子的话,你无非是想证明你的品种比其他茄子优良一些。我觉得大可不必,因为做菜的食堂师傅不会因为你是长茄子把你做成鱼香茄条,因为你是宽茄子把你烧成酱茄子。唯一的知道的是我们肯定都会被别人吃掉。就如同我们四年之后所有人都会拿着印有同样学校名字的毕业证书一样。

这本书是我在高二的时候看的,那时很是不理解,此时才觉得焕然大悟。
大学这个地方从来都是讲究出彩的,而出彩的最好方式就是通过比赛,唱歌好的会通过新生文艺汇演或者校园的歌手比赛,而体育好的就会通过篮球或者足球赛。而这次篮球赛恰恰成就了我,让我也在新生中出了不大不小的一次彩。

军训过后,大学生活正式开始了,大一的课并不是很多,一周差不多3天的时间都没课,过完了紧张的高三生活反倒会对大学的生活节奏不适应。学校的新生里总会出现这种人,穿着XX中学的校服在校园里走,当然那些中学都是辽宁省数一数二的重点学校,看到此类情况我觉得很好笑,因为此类人无非是想装B的说明自己以前所在的学校是多么的辉煌。
比赛打的很焦灼,我真没想象一个校园的篮球比赛会打的如此激烈,比赛打到最后30秒的时候我们依旧落后一分,而我们只剩最后一次进攻机会了,对方也加紧防守,全场紧逼,我很费劲的把球带到的对方的三分线附近,那时候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也没多想直接就突破进去了,对方差不多5个人全都上来封我,我已经看不见球框了,只是一瞬间,我看见底脚附近的一个我方队友,然后就把球分给了他,起跳,投篮,球应声入网,我们赢了。

比赛结束后之前接我的学长找到了我说你准备进学院篮球队训练吧,我说很多人都打的不错为什么选中我,我不想让别人以为是我和你走关系进球队的。学长说我看到你的最后一个分球了,很漂亮,那个分球是对控球后卫这个位置最完美的体现。听完这句话我很感谢学长,因为他的确是个懂球的人。
新生篮球赛如期而至,是学校内部举办的,以专业为单位进行循环赛,我们专业队里的几个人打的都不错,我在里面打控球后卫,我觉得这个位置在篮球比赛中是一个很帅气的位置,因为比赛中那些控球后卫有时慢慢悠悠把球带过半场,然后举起手势向自己的队友大喊一句,这球我们要拿下,每次看到这个场面我就觉得控球后卫帅的要死。

我们专业一路高歌,而另外一个专业也是一场未败,说是也巧,篮球赛的最后一场就是我们和那个专业,而比赛的结果直接决定冠军归属,谁赢谁夺冠。
老四喜欢吉他,这是令我很佩服的一件事情,经常会听见老四弹吉他,奇怪的是他只是弹那些老歌,比如老狼和齐秦,每次听我都会觉得很伤感。我总会央求老四教我,但我这人学东西没耐心,经常拨弄两下就放在一边了。

开学之后免不了要军训,那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每天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听到教官说休息一会,当然军训也不是毫无价值,至少这届新生中的美女我已经做到心中有数了。
六个人没什么狗人,都是一人提议大家响应的和谐氛围,说句实话,在大学我感到最骄傲的事情就是我被分在了一个好寝室,报道的当天晚上就一起外面的烧烤店喝的烂醉如泥,然后大家感情就铁的没的说了。

但六个人中我和老四走的比较近,因为从我进到宿舍的第一眼起就觉得老四似曾相识,当然我们是从来没见过面的。有些人你相处了很久你还是觉得陌生,无法交心,而有些人你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是同一类人,这种感觉说不出来,说白了就如同你对某个女孩一见钟情的那种感觉,而我和老四就是。
学长说开学之后有新生的篮球赛,你打的好我安排你进学院篮球队,我说谢谢学长。到了宿舍之后我发现只有一个空床了,原来我是最后一个到的。我住的宿舍是六人的,说实话条件很一般,上下铺的大铁床,卫生间还在外面。不过听学长说我们已经很幸运了,因为有几个专业的新生被安排到了东陵区那边的分校区。

简单介绍下宿舍六个人,我排行老三。老大,老四是沈阳本地的,老二是鞍山岫岩的,老五是锦州的,老六是浙江的。
老生对于新生的报道非常的热情,没等我下车就有一个学长和一个学姐围了过来,然后领着我去办手续。我和两位前辈在去宿舍的路上聊了起来,学长问我喜不喜欢篮球,我说喜欢啊,学长又问我喜欢哪个球星,我顿了一下。

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说MD,LBJ,KOBE或者韦德一类的球星。但我一直喜欢着KIDD,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学长听到我的回答之后放下帮我拿的行李,然后抱了我一下说终于找到知己了,原来学长也是KIDD的大粉丝
在车上我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开始回想这二十年在我身上发生事情,突然觉得即使在那里受伤了我还是如此的怀念这座城市,车很颠簸,我缓缓睡去。

起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下高速了,周围的高楼已经开始显现,而我也没了睡意,想好好观察下这座东北的第一大城市,观察下我未来即将生活四年的地方。车在市区里差不多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省客运站了。车站很乱,我赶紧钻上一辆出租车直奔学校去。

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很多新生在报道了,起初门卫只让私家车进,不让出租车进。我跟门卫说这么多东西要么劳驾您帮我抬一下? 门卫看着我的东西,让车进去了。
走之前我给LK买了那双她心仪了很久的NIKE天蓝滑板鞋,LK在走之前送我了一个IPOD NANO3,她说知道你爱听音乐,你那个P3都快烂了,留下给我吧,也好让我在你走后能拿一件有你味道的东西想你。LK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突然觉得很想哭。

我准备上车的时候,LK突然冲过来把我抱住,然后开始大哭起来。我说没事,就几个月就放假,假期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啊。LK不说话就一直摇头,LK忍住哭声说你亲我一下,大眼睛瞪的我直心疼。

我亲了一下LK,说完我爱你,然后就踏上了开往沈阳的车,开始迎接我的大学生活。
终于要开学了,DS开学要比我早,所以他先要走。DS没用他那所谓“老不死”的爸爸送他,我借了我爸的车带着LK去送DS,临走时候DS抱着我说兄弟,假期再见吧,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和LK送走了DS之后去简单吃了口饭,LK问我什么时候新冒出个兄弟,我说你丫一个女人不懂,少问,你还是关心你那双NIKE的鞋打折没吧。LK哼的一声,大口吃起饭。

2天过后,我也该走了,爸说要送我,我没让,其实我是想让LK送我,尽管我不爱LK,但是在一起这么长时间,LK为我付出这么多,我对她还是有不少感情的。
我没再说话,也不再阻拦DS,我撞了一下DS的酒瓶子,一口又喝下去半瓶酒。我知道我原谅DS了,我放不下这个朋友,这个哥们。

我和DS从认识开始一直回忆到我转学之后,最后说着说着DS哭了,DS说这辈子我没觉得对不起谁,就因为你YH,我觉得我DS是一混蛋你知道么?那次喝酒,喝了一共喝了20瓶,因为经常去老板那喝酒,最后是好心老板帮我们找的地儿睡的。

我和DS重新做回兄弟。
没等我再说什么,DS一口干了半瓶酒,放下瓶子猛扇了自己四个耳光

“YH,这是我欠你的,作为哥们我对不起你” DS说,我没说什么,DS确实欠我的。说完DS又喝了剩下的半瓶酒,然后又扇了自己四个耳光

“YH,这四个耳光因为你转学打我自己的”DS说,我说DS你干什么,你再这样我走了啊。DS说你小子得说话算话,你一瓶酒还没动。DS说完我马上周下去半瓶。DS看我喝了又灌了半瓶下去,然后又打自己三个耳光”

“YH,这是我请你原谅打的”DS的神情显然有点模糊了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下一页  尾页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