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其实那句话是:婚姻怎么选都是错,长久的婚姻就是将错就错,去年圣诞节有幸在电影院看了非2的首映。
至于对婚姻的态度,我现在也没个确切的定论,很迷茫,所以我现在需要冗长的时间来寻找答案。
我与LK,已经完全无可能,裂痕太深,我也不会再去挽回,事情都过去了,该向着前方看,不是么?
说说从朋友那里听说的LK的状况,LK在4月的时候吧,再次恋爱了。对于此事,朋友只是评价说,那丫的比你YH还不靠谱,呵呵,当然我没资格说什么,还是那句,都是听说。前段时间,与我和LK都有交集的朋友告诉我,至今LK还在怨恨着我,对于这个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因为都分开了,但我记得的会一直是LK的好,一直感谢她能在我青春最宝贵的六年里陪着我,然后就是祝LK幸福。

我现在不想听说关于LK的任何,因为听说她过的幸福,我心会疼,不是小气,爱过的人都懂这种感觉。过的不好,心里又难受,毕竟爱过。所以,不想知道,也不想听说,也不会对LK做任何消极的评价。别人问起,就说不合适,这样最好。
描述了这么多分手时的细节,还没说原因。

其实之前在一起那么多年,我和LK便已经深知相互之间对生活以及很多的事情的理解都存在分歧,而只所以在一起想着向结婚去努力,其实都是在用爱来掩盖着这种分歧。但有很多事情总归是我们以为的,后来在决定同居,互相彻底融入对方生活后,生活之中所发生的琐屑,便像一个过滤网,将爱渐渐过滤掉了,留下的全是感情中最致命的渣滓,这些渣滓便被彻底的,一览无余的摆在了我们面前。导致分手的吵架,也仅是一个导火索,只是一个崩盘点而已,早晚都会来的。

关于婚姻,多说两句,算是给处于我这个阶段的朋友当个反面教材。

其实两个人决定结婚,一定要合适。看着像句废话,实则不然,所谓合适,便是对方承认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会在去超市时对着价签和净重算计着买哪种可以省几毛甚至几分钱,也想过要在下班或者周末的闲暇时间出去摆地摊,但也会在想要浪漫时去价格不菲的咖啡厅或者西餐厅坐坐,只为听听音乐。如果你的另一半认同你的价值观,就会把这样的行为同样理解为是一种生活态度或者生活乐趣,并且愿意和你在一起这么做,这样互相理解,互相尊重,有心灵的沟通,自然就进入了一种良性循环。反之,你的另一半就会觉得你这么做就是个2B,有去超市的节省何必还要去浪费钱去咖啡厅,并且为此喋喋不休,这样分歧就出来了,即使你再有兴致去想为她做些什么,下次也懒得去做了。其实两者都没错,错的只是因为双方的价值观无法吻合,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不合适”。其实价值观的认同或者反对,实际可以表现在各个方面,我说这个只是举个例子,大家理解就好。
之后终于意识到无法挽回,所以很极端的用刀片随便一划,血就涌出来了,所以就有了空间相册里的那张血书。我不是脑残,但我这人却很矫情,总是习惯用过于形式化的东西作为一件事的结尾,我觉得,对于刻在自己心里的感情,一定要用极端的方式来点下这个句号。

后来回到沈阳,被老四送到医院,因为伤口很深,所以医生说要缝针,我一口拒绝了。老四随手甩过来一巴掌骂道说YH你TM着死是不是,那是老四第一次打我,挺疼,我被打坐在地上,我说老四,你懂和LK这六年意味着什么,让这六年的痛和这伤口都自然的愈合吧。后来老四心疼的抱住我说哥们一起都会过去的。血书委托人带给了LK,之后便彻底断绝了联系,在彼此生活中消失了
关于RT,现在已经没任何联系了,更确切的说我们现在是在躲着对方,因为那段不光彩的畸形感情,我们都不想再提起。关于老四和DS,我想我们三个这辈子是不会分开了,有这两个兄弟,是我YH一生的财富,无论遇到什么,我们三个都会一起挺过去的。
终归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解决,除夕前LK提起分手,我没在意,总觉得哄哄就好了,又在忙过年的事,所以一直没挽回。年后意思到情况有些严重,然后开始联系LK,突然发现LK人间消失了,家里一直没人,我在她家楼下等了三天,无果,情人节那天因为沈阳这边有事,必须赶回来,所以那天我决定最后等一天,后来朋友打电话来说LK其实就在家,一直都没出来。

在LK家门口自言自语说了好多话,依然没有回应,带着眼泪离开了。车才开出大连,在关机了N天之后,LK终于打电话来了,才接电话就听见LK在电话那边发了疯的哭,我一听见是LK,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当时正在开车,赶忙停在路边。我们在电话里大概哭了五分钟,我说我这就返回去见你,LK抽搐着模糊的说对不起,你走吧,然后挂了电话。之后我调头,又回到了LK家楼下,依旧是在里面一言不发。因为那几天一直睡在车里,只吃了几块饼干,再下去就可能进医院了,另外沈阳这边的事很急,非走不可了。
关于惠子,好像我们只在一起短短的二十天不到。其实那天我们分手后还发生些事情,就是惠子从我学校跑开之后大概半个小时给我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她只是哭不说话,从电话里的声音我知道惠子是蹲在路边哭,我们就这样通着话,惠子还只是哭,这时我听见电话对面传来一长声汽车的鸣笛声,然后电话就挂断了,我再打给惠子时候已经关机了,我以为惠子出了意外,然后赶紧找了一辆出租车在学校附近的马路上找惠子,后来惠子用一个024开头的沈阳固定电话打给了我说电话没电了,我这才放下心来,惠子在电话里问我在哪,我说我在出租车上找你,惠子说YH你在关心我,我说我只是做了一个有良心的人该做的事,然后惠子就挂断了电话。两天后惠子给我发短信说会恨我一辈子,我说除了对不起,还是对不起。然后直到现在就再也没联系了
关于HZ,有时会放假会一起出来吃了饭什么的,平时上学就不会联系了。说实话,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已经不再喜欢HZ,但我仍会给她留个位置,因为初恋就像是你们的初(和谐)夜,你会铭记的。
关于TL,从我和惠子在一起之后,TL就一直在生气,不过和惠子分手之后,TL又像个小鸟似的叽叽喳喳出现在我身边,对于TL这个小妹妹,我会一直保护着她,但永远不会和爱情扯上一点边。
我用冗长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去思考未来我该怎么做。有时我觉得人的一生或许真的是被上天安排好的,比如你想去某个地方,有两条路摆在你面前,最后你终究会选择一条路并且到达目的地,而没有被你选择的那条路就是另外一种人生,所以无论你选择何种方式,你今后的所见所闻都会是与另外一种选择截然不同的。我们每天都会面对许多许多类似的微不足道的选择,而不同选择的,今后经历的也必定是一种不同的人生。

经过几天的低潮之后,我心情恢复了平静,我坦然的去面对周围发生的一切。这个冬天的雪下的很早,我打电话给DS说沈阳下雪了,DS说北京也下了。下雪的那个晚上我找了老四和其他几个哥们一起去打雪仗,冰冷的雪融化后顺着我的脖子流向身体,但那天很开心,老四对我说,哥们你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打雪仗的时候我接到了LK的电话,LK说YH你回大连一趟,我们和好吧。我刚想说话就被一个雪球击中了脑袋,恰好把我的手机打落在地上,电话却依然还在通话,我捡起电话,按下了手机的挂断键,然后关机抽出SIM卡,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SIM卡甩向远处,所有的一切都不见了踪影...
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去上课,整天都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听着音乐,这辆到终点再换到另一辆,看着窗外的建筑物不断闪过,我开始回忆起这几年纠结的情事。我想不通为什么现在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回想起高中时一看见HZ心里就会乱跳的那种感觉,这么年再没有出现过。回想起我和LK的分分和和,曾经我们那么坚定的会认为我们在一起结婚生子,彼此守候,最后却因为我懵懂的冲动将它亲手埋葬。想起现在的惠子,又是我欠下的情债。我坚信的相信那句话,出来混,迟早都会还的,我决定为婚姻留下最后一次恋爱的机会,其余未来的几年里,我会一个人默默等着我上天来对我惩罚,我要赎罪。
这个冬天是我大学的最后一个冬天了,对于农民来说下一个春季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而对于我来说,来年的万物复苏就意味着我要对这个青春的时代彻底告别。啤酒,篮球,奸(和谐)情,香烟,哥们和一些不着调的理想。我把大学这四年缩水成这几个名词,可能在我真正认识此之前,一切早就已经结束了,年少的气球飞在高高的天空里,终会因为缺氧死亡。我总是把大部分的时间浪费在寻找不到去处的失望情绪中,大概总是对目标有热切盼望,才会有自扰的失落产生,这是我自找的。
而对于感情,这些年我都在极力的去躲避那些另我害怕的孤独感,四年,躲来躲去,最后我竟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一个人生活容易上瘾。LK曾经对我说,YH你知道吗你是一个好的男生朋友,但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男朋友,因为你太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不允许任何人走进你内心的小世界,作为你的爱人,你需要时要求她们马上出现在你的身边,而你不需要时就会要求她们离你越远越好,你YH就是一个自私的人。现在看来,LK对我的评价一针见血,让我无处躲藏。
我们找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席地而坐,惠子问我怎么想的,我点了一根烟说我们分手吧,惠子说YH你说什么,YH你在说什么。我说对不起惠子,我不想恋爱了,我不习惯这种生活。惠子说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我说这四年的前两年因为是异地恋,所以一直也是孤独一人,我以为现在在身边有人陪我之后,我会很幸福的走到毕业,但我错了,每个周末我只想一个人待着,哪怕发呆一天也好,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一个的生活。惠子开始啜泣,我说惠子并不是因为你不好,只是我不再想恋爱,对不起。惠子突然站起来,把手里的矿泉水拧开全扬在了我身上,然后跑开了,我站在原地看着惠子的背影渐渐消失,然后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挂了电话之后,惠子问我是谁,我说了谎说是我班同学。惠子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说班级可能要开个会,所以我现在得回去。惠子不情愿的说那好吧,我跳上车直奔学校,我没有回寝室,我找了学校里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然后给LK打了电话。我说LK你有什么想说的。LK说不知道,LK说只是听说我恋爱了之后,心里难受的要命,然后就给我打了电话想听听我的声音。我说不怕你男友知道啊? LK说她和男友已经分了,我问LK为什么。LK沉默了一会说,除了你YH,我心没办法放别人身上。LK说这周末能回来看看我吗,我顿了一下再说吧,我看看周末有没有时间。晚上躺在寝室的床上回想着这件事,突然间变得很犹豫,能再次与LK有交集是我心里一直所想,但事情真切的摆在我面前时,我反而不知所措。我说不好那种感觉,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女孩,想拥有爱情却一直胆怯,这种纠结的状态纠缠了我一整夜,因为我实在无法预测如果我再次见到LK之后,以后还会发生些什么。期间的几天,我在和惠子保持联系的同时也时不时的和LK打打电话发发短信。但无论是对惠子还是对LK,我都保持着很淡的态度,我并不是刻意这样做,只是没有心情或者说没有兴致去肯对任何一个女生保持热情,这情况就如前段我在D8看到的那些关于牛郎的直播,而此时我对爱情的感觉和他们对于ML的感觉一样,你们能理解的。惠子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总借口有事然后着急挂断,约我出去也懒得动弹。久而久之惠子也些许感觉到我的异常,有天晚上惠子发短信说YH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说出来么。我说我现在心情不好,我怕对你发脾气,所以不想和你见面或者打电话。差不多10分钟后惠子发短信来说YH一会你在学校北门等我,我打车过去找你。看到这条短信我赶忙拨通了惠子的电话,我说惠子你听话别过来,赶紧回寝室,我从电话里听见惠子关上车门的声音,然后惠子告诉司机说到东大北门。我说惠子你没事找事是不是,惠子说一会你最好在北门等我,不然去你寝室找你,然后挂断了电话。在北门见到惠子的时候,她并没有因为我刚才的态度生气。
我和惠子依旧像情侣一样,但我发现我已经不适应这种生活方式,其实回头看看这四年,说是我一直在恋爱,但本质来说就是我一个人渡过了这四年。我习惯了,习惯和哥们去吃饭,习惯和哥们去喝酒,习惯和哥们去打球,习惯自己在寝室上网,习惯自己在床上看小说听歌,习惯自己在电脑前逛贴吧论坛。而惠子的出现无疑扰乱了我这种生活,一段时间后,当恋爱最初的刺激感褪去之后,我发现我还是喜欢一个人的生活,但我无法对惠子说出口,因为经历一段时间的接触后,我知道惠子对我是真心的。
在你的生命中,总会有些人与你纠结不清,明知道你们不会在一起了,你依然没有勇气去彻底的忘掉她。我坚定的不移的相信这句话,因为我和LK就是。在某天晚上我在惠子学校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我知道那是LK,因为上次DS把LK电话告诉我之后,虽然我没有记在手机的电话本里,但那11个数字已经印在了我心里
我:喂,LK,有事么?
LK:恩,听说你恋爱了。
我:对
LK:你们现在在一起吗
我:是
LK:那等你回寝室再说吧。
我:好。
最后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我和惠子在看电影的时候手还是挽在了一起。送惠子回学校的时候,惠子对我说我们算是在一起了么,我笑笑点点头,惠子也笑了,然后上了出租车,车开出几米之后惠子摇下车窗喊着对我说: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回寝室之后我和寝室的哥们说了这件事,寝室的哥们都不赞同,并不是因为别的,他们总是觉得这么快就在一起,这女生一定不会好到哪去。我说哥们们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对待。
后来我想想,当初LK说我的占有欲并不是我一个人的缺点,我觉得这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就比如说你以前的对象,现在交了新的男友或者新的女友,能有几个站出来说你自己知道之后不会失落的?甚至有的人分手之后会说祝你以后过的比我好,我认为这纯属放P,因为某个朋友和女友分手之后对我说过,他说她一点也不希望她比我过的好,因为他深爱过她。所以占有欲,人皆有之。呵呵,说的多了,有点扯远了。
期间的几天和惠子一直保持短信的联系,短信越说越暧昧,我说惠子你看清我长什么样了么。惠子说看清了,其实一上车就注意到我了,所以坐你旁边了,我说那电话掉地下不是你故意的吧,惠子说她哪有那么高的智商,惠子说电话确实是因为司机急刹车出去的。我说我还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呢,惠子说那周末不就看见了。
那天偶然间在校园里看见了老四以前的女友挽着个男生,当然那个男生不是老四,我知道老四的前女友又新交了男朋友。我想了想这没什么不行,因为已经分手了,怎么回事那是人家自己的自由,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新男友个子跟老四的前女友差不多高,长的也是一副欠G的样。

回去我跟老四说了这件事,老四说他知道了,我说你怎么想的,老四说他现在很不爽,我说是因为你还喜欢她?老四说不是因为这个,我说那为什么,老四说说不清,但就是心里不爽。
我说你丫的有病,分手是你先提出来的,然后现在人家新交男朋友了你还不爽,你看那男生长那个B样了么,我估计要么是随便找个凑合了,要么就是故意气你的。老四不说话,我说以前LK说过我占有欲强,看来老四你也一个熊样,我说老四既然你不喜欢她,而且分手又是你提的,但你现在又不爽,那唯一的解释就是LK那时对我的评价--占有欲太强。

老四点了根烟说可能是吧,我说不是可能,那就是这样。我说老四你仍然觉得你抛弃的东西依旧还是你的,你对她不管不顾之后,却还希望她守着你,还希望她举个牌子上面写着“我是XXX的”。老四说哥们你别说了,我能想通,缓缓就好了。
这次对方没有回短信,而是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和她聊了一会,从聊天中我知道,她叫惠子,在医大上学,家是沈阳本地的。惠子说那天回学校之后就想给我发短信了,只是没敢。我说那你今天怎么发了,她说她把这事告诉她的室友之后,她的室友帮她发的。我说现在电话里的语气和你刚才短信的语气不一样嘛。

我边苦笑边说我真有点不相信,这事发生的怎么跟看电影似的呢,惠子说她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所以室友才极力让她发信息给我。我说我还是有些不信,惠子说其实真的真的很巧,因为那天那路公交车她等了很长时间了,但是前一辆来的时候人很多,她没爱上去,所以就又等着我这辆上的。
那次通话聊的很开心,可能是因为通过这么一种方式认识的吧,所以聊天的气氛很轻松,最后我们约好周末一起去逛街。其实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桃花运,但总觉得这么个相遇方式,总应该发生些事情。

也有些矛盾,2009年10月到2010年7月,呵呵,又能发生什么。另外,我觉得我惧怕了,因为到现在,包括老四和他女友分手原因,这些东西已经让我看清了感情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你看清的越多,你就越不容易被骗,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你看清的越多,在一起的时候让你失望的事情也会越多,因为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那天我们几个大四的老B打的不算太难堪,但也没占到对方什么便宜,因为我发现我的半截篮不再像以前那么准了,对方面对面突破过来我会下意识的躲开而不是上去冒他,他们速度快得让我再也跟不上了。每次我们投篮差不多准会听到“咣咣”的打铁声,而我们只能通过日渐发福的体格欺负他们。

打了几个回合下来我们就再也打不动了,然后一大帮人坐在篮球场边上边抽烟边扯屁,互相调侃,然后哈哈大笑。我知道有不少新入学的小孩都在羡慕我们现在大四的生活,可他们自己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我们在哈哈大笑的同时,从内心里羡慕他们年轻真好,这是我们一种不想表现出来的痛。
打完之后去冲了澡,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寝室,发现有两条未接短信,是陌生的号码,但是隐约见过。第一条:嘿嘿,知道我
是谁吗?第二条:怎么不回短信?
我回了短信:我刚才去打球了,你是谁。
不一会对方又回了:你不认识的,就想和你做个朋友。
我:不行,我不认识你。
对方:呦呵,还挺有脾气啊你。
我:你要不说你是谁就算了,我没闲心搭理你。
对方:不跟你闹了,我是那天在公交车上手机掉地上那个人。
他这么一说我一下想起来了,我说这号码感觉在哪见过。
我回:啊? 怎么是你。。
听完老四这段话之后,我分明感觉自己心里深深的一震,这一刻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想到很多人。想到HZ,想到LK,想到RT,想到TL,我不情愿去对号入座,又不受自己控制的去把她们对号入座。我一口把整杯酒都喝了下去,老四笑笑对我说YH你也在思考吧我苦笑一下。老四说所以YH你不用劝我了,这件事我想的比你更明白。我笑着摇了摇头,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我心里复杂的不受自己控制。

北方的天气总是这样,一过十一之后温度便会急转而下,不给人们任何的时间适应。当然篮球场上从来不会因为天气转冷而减少打篮球的人数,有一天下午天气很不错,突然意识到很长时间没打球了,于是约了几个朋友去打球。

我换好衣服,突然发现篮球鞋不见了,找了很久在床底下靠墙的角落里发现了,拿出来我寝室的哥们都笑了,鞋壳里居然接了蜘蛛网,看到这个我也差点没乐趴下。那天到球场的时候已经没有场地了,于是加入了一个别人的场儿,看对方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大一就是大二的。
老四说上次从你家回来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也在上学的女孩,是他男朋友来送他的。这女生在开车前一直跟她男友打着电话,这女生对她男友说:“你放心吧到学校我就给你打电话的,你回学校前要是换裤子别忘了把现在这个裤子兜里的学生证和车票拿出来,你一换衣服就爱忘记这些,另外昨天你和你妈吵架了吧,一会回家赶紧找她聊聊天,明天你就走了,别气她了,让她高高兴兴的看你走,这样你回学校才能放得下心。”

我说这女生真体贴。老四说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许多,我深刻的醒悟我和我女友根本就不算爱情,或者说我们互相爱的不够深,老四说当一个人用心去喜欢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以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老四说我刚才说的那个女生一定是深爱她的男友,因为在她眼里,这些提醒才是最能帮助到她男友的。
老四说,话说回来,你现在再想想“路上小心点”这些所谓的关心短信,对你起什么作用了么,很多时候这些短信只是以一种惯性思维发出来的,可实际呢,发这些短信的人永远不会寻找到哪些话才是最能关心你的,才是对你最有帮助的,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不爱你,或者爱你不够深,所以她不懂得或者懒得去站在你的角度为你思考问题,所以这根本就不叫爱情。老四说完之后,喝了一大口酒。
见到老四之后,我说你对象呢,老四说分手了,我很惊讶的问这什么时候的事,老四说就从你家回来之后说的,我说因为什么啊。 老四说先点菜然后再说,点完菜之后服务员准备走,老四顿了一下叫住服务员说再来四瓶哈啤。我说你快说因为什么,老四拿出两 根烟,分别给我和自己点燃,深吸一口烟然后吐出来说,其实我十一在从大连回来的车上想了许多,老四说一方面是想静下心来好 好学习,二另一方面是。。。老四说道这里又抽了口烟。
老四说YH,把你身边从过去到现在认识的女生都算上,你会不会经常收到这样的短信,就是你回家或者去外地的时候就会提醒你路 上小心点,晚上会提醒你早点休息这一类的所谓的关心短信?我说是啊,总会收到这样短信啊。老四说你觉得如果情侣之间这样呢 ,我说那再正常不过了,这证明心里有对方。老四笑笑说,YH你错了。我说老四你今天到底想说什么,老四开了瓶啤酒,给我和他自己都倒上,然后一口喝去半杯。
见到TL的时候,她依旧是可爱的让人有强烈的保护欲望,我拉着TL去吃饭。TL说去你食堂吃,我说现在食堂什么也没有了啊,她说 我这有,说完TL从包里拿出个密封的饭盒,TL说我就料到你肯定不会吃饭的,所以给你做完了。我和TL在食堂坐下,我吞吞吐吐的 说TL其实你不用这样的,TL说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TL说无论是暧昧也好,是兄妹也好,或者是情侣也好都不重要,TL说有个对她这么好的人她很感动,所以她只想珍惜。我不再说话,默默吃TL做给我的饭。
吃完之后陪TL又在学校里逛了一圈,然后把TL送上出租车。出租车已经开走,TL依然从后视窗里跟我摆手,直到转过路口之后,消失不见。回到寝室后发现老四还是不在,我以为老四去上自习了就没打电话打扰他,上了会网之后接到老四的电话,老四说出来吃点饭啊,我说我才吃完,老四说他自己才上完自习,一个人不爱去吃饭,我说那行我去找你。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