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还是以前经常去的那个烤肉店,我说老四你看我们都大四了,你想没想过毕业之后怎么办,老四说走一步算一步吧,然后一口气周了半瓶酒。我说实在不行来大连吧,老四遥遥头说大连房价太贵,我不想把这个重担给家里。我说等我毕业之后回先大连混混的,等混的有点样了你过来,哥们也许能拉你一把。DS说YH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毕业之后想过来就过来,到时候哥几个肯定拉你一把。老四深藏不漏的笑了,然后摇摇头又把剩下的半瓶喝下去的。
女孩准备上车,然后突然拿出手机走过来对我说,留个电话给我吧,有时间请你吃饭谢谢你。我说你太客气了,都是大连人,不用这样。女孩执意要我留电话,我没办法把号码给了她,女孩又说了遍谢谢然后上了车。DS走过来说你小子泡妞真有一套,我说DS你滚,我只是心地比较好而已,DS做出呕吐状。
DS跟我回到我的学校,回到寝室后发现老四已经回来了,我才反应过来老四就过来抱住我说一假期没见想死你丫的了。我推开老四开玩笑说,猪流感非常时期,严禁授受不亲。老四看看我,我们三个都笑了。我说老四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老四大三挂科挂的太多了,准备回来补考,我说你绩点够不够升大四的,老四说还差点。我说行了,别想头疼的事了,也不差这一会,走我们几个喝点去,老四说好。
我和DS踏上开往沈阳的虎跃,4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到达沈阳,下车的时候一个女孩因为包太多而堵在前面,后面的乘客开始不耐烦的,那女孩慢慢移动着,满头大汗。我走上去说我帮你拿吧,那女生楞了一下,然后说谢谢,谢谢。下车后我问那女生在哪个学校,女生说在沈阳大学,我说那不远啊,女生笑笑说是啊,坐一会公交车就到了。我说别坐公交了,打个车走吧,那女孩说不用了。我拦了辆出租车把女孩的行李放在了车上,然后付了钱给司机,女孩说真不好意思,我说你真逗,赶紧回学校吧。
我拿起根烟点上,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知道我和LK没戏了,也许是现在,也许会是永远。
我开始想,每天总是有那么多的俗套的内容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那些现在或者曾经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人,我们从来不会记得去珍惜,好像那些爱我们的人注定就会一辈子守候在我们身边,我们不去经营,甚至对她们厌恶,然后突然有天发现她不见了,我们依旧会安慰自己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落寞感越来越强,直到最好如我现在一样,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珍惜,这真可笑…
YH:
    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才好,其实我昨晚一夜没睡,我一直在想我们还能不能在一起。我承认,我承认我现在还在喜欢着你YH,我依旧依赖着你,怀念和你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但那些伤害对我来说像是一个结,我打不开,至少到现在我还没解开。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要是怀了你的孩子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呵呵,我说的这是什么…放心吧,昨晚的东西我会处理好的。好了不多说了,闹钟我给你订好了,明天别误了车,再见。
                                                          你就爱你的LK
那晚我睡的很沉,第二天我被手机的闹钟声吵醒,我骂了一句娘,我说我他妈也没定闹钟啊。我翻个身子,突然发现身旁LK不见了,我一下就清醒了,我去厕所找了找,还是没有。然后我在桌上发现了一张字条,LK熟悉的笔记映入眼帘。
我们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洗漱完我和LK开始彼此抚慰。我开始加快抽动的速度,LK很享受的,大喘着气说YH你SHE在里面吧。我瘫倒在LK身上,我和LK都沉默,只是都大喘着气。LK说,是不是我怀了你的孩子,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我说LK我们和好好吗,我离不开你。LK不回答我,只是沉默。我也不再问,我知道还是要LK自己来决定,我不想逼她,因为我之前给LK那么严重的伤害,我不再想让LK做任何她不情愿的事情。
我被LK突然间的话弄的不知所措,DS走过来对LK说:“因为YH现在还爱你。” 我们不再说话,沉默了好久。LK说,走吧,我们回去吧。回到酒店后我把DS拉过来,我拿出钱包问DS刚才那项链多少钱,DS听我说这话转头就走,然后甩下一句“还是那副德行,赶紧滚回你房间去,想想能不能挽回LK吧”。
跑出了商场之后LK说YH你疯了啊,这样是犯罪,我赶紧还回去解释一下,没准还能原谅我们,说完LK准备跑回去,DS从后面拦住了LK。我和DS被LK的这一幕逗趴下了,LK看这情景一下就明白了,过来打我说YH你吓死我了。沉默一阵,LK走过来跟我说,“YH,你这算什么? 我们现在不是恋人了,你这算什么? 算为你对我的伤害做出的赔偿么?”
吃完饭逛了一会街,无意间逛到一个金店的时候LK不禁对柜台里的首饰惊叫起来。DS在旁边边笑边摇头,我说DS你还是死脑筋,你得学学,女生都喜欢这东西。说完这句话我突然一震,我发现我以前送过LK衣服 鞋 化妆品,但从来没给LK买过首饰。
这时LK喊我说,YH你看你看,这个项链好漂亮哦,我说你拿出来试试。LK说这样不好吧,我们又不买,我说不买还不让试怎么的。我给DS使了个眼神,不愧为铁哥们,DS楞了一下便全明白了。不一会DS把付完款的取物小票偷偷塞给了店员,然后我上前拉着LK要走,LK拽住我说项链还没还给人家呢,我说今天我们也当一次强盗,说完拉着LK狂奔。
临走的前一天,LK骗家里说玩通宵给同学过生日,实际却是跟我出去住了。LK很体贴的说我们去站前宏孚酒店住吧,正好第二天你起来可以直接坐车走,我说好。LK有接着说把DS也叫过来住吧,我囧了一下说,三个人一起住一个房间不太好吧。LK掐着我的脸说你个小笨蛋,开两个房间不就完了,咱俩住一个,让LK自己住一个。我笑笑说DS这一夜肯定煎熬的难受,听我说完,LK顿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大笑起来。
我们在酒店订好房间便去天津街溜达去了,DS说有点饿,我说那咱吃饭去吧,我问LK想吃什么,LK转了一下眼睛然后开始从钱包里掏出学生证,LK很可爱的说去必胜客吧,我这有学生证,可以打8折的袄。LK说完,DS看看我,我俩摇摇头全笑了。
我问DS什么时候回学校,DS说你走了我自己在大连待着也没什么意思,我说DS要么你跟我去我学校待一段时间,正好我寝室的哥们肯定没回学校,你住在他的床,然后要开学时候你直接从沈阳坐动车组回北京,DS说好。
这个假期与LK依旧是不温不火,我不止一次的表达了我想和LK和好的愿望,但LK依旧是推脱,也许,LK真的是被我伤的很深吧,我不怪她,一点也不怪,因为对于我所做的来说,这的确是我应得的。
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但我很想早点回到学校去。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成长的一种隐藏体现,因为我记得3年前来大学报道的情景,爸妈在小区门口站着看着我走进出租车,我清楚记得我微笑着在车里向他们招手,然后转过头车开动的一刻泪遍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然后看看此时自己想回学校的迫切心情,好似只想早点脱离他们。


我想说,这一个半月发生了许多,包括我和LK理还乱的情感,包括在我生活里新出现的小Y,包括最近在学校的一起打架事件,这一切弄的我身心疲惫。

不过我仍要感谢这些经历,因为这几年值得我回味一辈子。

十一长假就要来了,如果不出去旅行的话,我会过来直播的,前提是我不出去旅行,到时候若真是没来直播的话,不要说我TJ。不过即使十一不过来,我找时间也会把最近发生的写出来的

最后,很想念这里的14..
我和HZ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只知道她还在东财上学,恋爱没恋爱我不知道。

我有时会在学校里遇见RT,但只是礼貌性的打下招呼,但RT恋爱了,那个男生很爱她。

至于LK,和那个对象分手了,我们只是放假偶尔会联系下,有时我和DS带着LK一起出去玩,一假期3 4次吧,我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DS现在还是我最铁的哥们,差不多天天都会一起喝酒出去玩,我把在D8直播的这事告诉他了,他说等我写完他会过来看。
阳光的角度越来越低,呈现让人温馨的暖黄色,夕阳的余晖撒在整个海面上,我说DS你看多美啊。DS没有回应我,我转过身看着DS,他已经睡着了,而烟却依然在手里拿着,我笑了笑拿过DS的二手烟抽了起来,然后把头转过来戴上耳机,歌曲恰好播放到恩雅的《MAY IT BE》,我闭上眼睛躺在松软的沙滩上,身体越来越轻。

在一片黑色里我看见HZ,RT和LK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远,我突然感觉世界是如此安静。

结束。
我说DS你有想过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吗,DS说嗯。我说那些在我身边出现的人现在都清晰的浮现出来了,比如和我争HZ的那个男生,比如在大学时同样喜欢KIDD的学长,比如说不清是什么关系的RT,还有深爱我的LK。那些人最近在我脑子里总会不断出现,然后又在消失不见。DS说YH你别这样悲观,你看我们最终不还是在一起,我们两个的兄弟情会永存的。我说是啊,那些人和我们都是那么的亲近但最后还是远离我们而其,六年前刚上高中的时候就是我们两兄弟一起,现在还是我们两兄弟,我说DS我们就像在巨大的洗脸盆中走了一圈,我们一直以为在前进,可六年走过来,我们居然回到了原点。
DS有时会问我要不要考研,我说算了吧,毕业之后我就打算马上工作。DS说你去哪工作,我说我肯定回大连,因为那里有我太多的回忆,DS说他也不考研了,毕业之后跟我一起回大连工作。这个假期我依旧还是会借老爸的车和DS去金石滩看海,喝酒,聊天。有时候聊的累了就躺在安静的海边听海鸥的叫声,看蓝蓝的天空,看夕阳渐渐从海平线消失不见,此时我发现自己是如此轻松。
大三一年就这样在平淡中读过了,偶尔放假了会找LK出来开房,LK也从来不拒绝,我有时会问LK不怕她对象知道和我偷Q啊,LK说知道就知道呗,大不了分手,能怎么的。LK不再相信有真爱,也开始如我被HZ伤害之后的玩世不恭。现在我才了解,原来不止男人的爱只有一次,女生也如此,任何人深爱完一个人被伤害之后便再也不会毫无保留的去爱别人了,即便一很喜欢对方你也不会了。这种爱就如女生的处女(大狸子)膜,破了之后就再也不存在了。
那个假期回到学校之后,我已经是大三了,那个学期我没有把电脑带回学校,因为前两年我玩的太过了挂了好几课,我必须把这些科补回来好顺利拿到毕业证书。我每天就是上课,然后一个人上自习。有时候觉得实在孤独就拽了老四陪我出去散心,老四也很够意思从来不会因为陪对象而拒绝我的请求。周末只在无聊就会待着LK在我刚上大学时送我的NANO3,塞上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仿佛世界都与我无关,然后随便找一辆公交车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再从终点站做到始发站。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尾页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