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LK??????????????????????????????????????
???????????????????????????????????????????????????????????????????????????????????????????????????????????????????????????????clever???????EMS???????????????????????????????????????????????????????????????????????????
????????????????????????????????Clever????????????????????????Clever?????????????????????????????????????????????????????????????????????????????????QQ????Clever???????Clever?????????????????????????????????????????????????????????????Clever?????????????????????Clever?????????Clever???????????????Clever?????????????????????????????Clever??????????????????????????????
??????????????????????????????????????????????????????????????????????????????????????????????????????????????????????????????????????????????????????????????????
????????????????????????????????????????????????????????????????LK?????????????????????????????????????????????????????????????????????????????????LK???????????????????????????????????????????????????????????????????????????????????????????LK?????????????????????????????????Q?????????????????????
????????????????????????????????????????????????????????????????????????????????????LK??????????????????????????????????????????????????????????????????????????????????????????????????????????????????????????????????????????????????????????????????????????????????????????????????????????????????????????????????????????????????????????????????????????????
?????????????????????????????????????????????????????????????????????????????????????????????????????????????????????????????????????????????
而被你伤过的那个人,即使再恋爱了,也不会再像对你这样了,即使你满身是刺她也甘心忍着疼痛只为拥抱你,相信我,她再也不会这样了。而最后陪在她身边的人,是那个没见过她留着齐刘海的,那个没见过她说话会脸红的,是那个没看过她紧衣缩食物只为攒钱送她爱的男生一双篮球鞋的,是那个没看过她流下最伤心泪水的,下一任男友。我们总是吐槽着电影里的这种俗套情节,而实际上我们很多人都是这个俗套情节的导演。
人们总是对深爱自己的人太苛刻,对太多不相关的人太宽容,而在失去这个深爱自己的人之后,起始会觉得无所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陷入越来越深的悔恨之中,这是我们经常都会犯的一个致命错误。而在这个错误之后,就如我现在这样,才开始客观的去审视自己,等到一切都想明白了,然后遇见了新的人,我们开始表现的成熟,懂得谦让对方,放下之前的大男子主义,对方觉得你是个不错的男人,而事实上你也确实从之前的教训中吸取经验,变成了一个靠谱,成熟的男人。但很可惜,教会你成长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在了,而享受你成长的是那个没看过你在球场上挥汗如雨样子的,是那个没看过你20岁骑着公路赛车的,是那个没看过你穿着大裤衩拖鞋坐在路边摊和哥们和啤酒的下一任女友。。。。
后来上了大学,比起高三,我们开始有了大把的时间去缠绵,有了足够的经历去携手看风景,我们也以为那会是感情升华的起点,可两个城市,近千里地的距离还是像一道鸿沟拦在中央,原来那不是感情升华的起点,而是吞噬我们整个美好回忆的开始。
然后那个夜晚,LK发现TT的购物小票,我与RT的事情暴露,那便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可是当初并未意识到这是一个仇恨的种子,它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根深蒂固,怨恨与无奈加深,感情逐渐被吞噬。所以我大概这么多年都无法体会到,当LK发现TT的购物小票,她面对这样一种赤裸裸的肮脏的背叛,会是一种怎样痛楚。
之后我与LK在这这种分分合合中,将感情逐渐打磨掉,加上毕业后的同居,暴露出彼此价值观与生活观的差异,更将崩盘的时间极具缩短,也许,这种结果早已注定了。
那天在酒吧,和DS边喝边哭,一直折腾到凌晨,因为西塘并不大,最后是好心的酒吧老板送我们回客栈的。第二天起来脑袋要裂开一样,缓的差不多了DS说出去转转吧,我拿起包取出里面的照片,那是我和LK的最后一张合影,我走到河道旁,将照片仍在了河里,看着照片越飘越远,眼泪又泉涌而出。DS说,忘记吧,我说,好。。
半个小时后抵达西塘,住在里面的临水客栈,一开窗就看到河道,很喜欢这种感觉。DS说兔子那边还没消息么,都一个多月了,我说还没有。
晚上在我和DS吃夜宵的时候,手机响了,因为一直都在等待回应,所以那段时间对手机响动特别的敏感,每次听到铃音的一刹那我整个身子都会颤抖一下。掏出手机,因为短信很短,所以所有的内容都展现在了屏幕上,来信人是兔子,内容是:你输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回复“我懂了”三个字给兔子,然后就关掉了手机。

DS在旁边看到我的失落瞬间明白了,拉起我进了西塘的一个酒吧,那晚我喝了吐,吐了喝,弄的很狼狈,边流泪边和DS回忆着。
从转学到K中遇见LK,那时LK还留着干净的刘海,穿着肥肥大大的校服,这个女孩把我从之前的失恋中带了出来,那年我20岁,我留着干练的短发穿着白衬衫,骑着很拉风的公路赛车,在廉价的宾馆里搂着LK,我俩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我说兔子你别说了,我都告诉你,然后我把和RT以及惠子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兔子,最后兔子说YH你真是一混蛋,我说兔子你别骂我了,我觉得你说的对,这次的事情上我也不想再自私了,我把我的所有压上赌这一次。兔子说还算没看错人,大学的破事你自己现在也觉悟了,你能接受我的建议,证明你还算个男人。兔子说我把你当哥们,这次你赌赢了我祝福你,赌输了我安慰你。我说,谢谢你,兔子。。
那之后我一直忐忑不安,兔子也很久没有联系我,DS追来电话问我怎么样,我把这些和DS都说了,DS最后说了一句,虽然我没见过兔子,但是她说的对。我说咱别说这个了,DS说要来沈阳看我,我说最近要去上海出差,半个月。DS说我陪你去吧,正好也打算去旅旅游,我说你工作不要了啊,DS说我在我爸公司现在能顶半边天了,他舍不得开除我,我说那好吧。和DS到上海后,公司的事情办的很顺利,不到一周就搞定了,因为我公司是对面的重要客户,所以事情结束后对方提出来要招待我,我婉言拒绝了,第一是我不喜欢,第二是繁华的上海陌生感太强。当天晚上和DS直接转到了嘉兴,DS说这离乌镇和西塘距离一样远,你想去哪,我说乌镇太商业化,还是去西塘吧。
大片的沉默后,兔子叹了口气说:“其实LK在与我的聊天中,一直都对你大学时和RT以及惠子的事情纠结着,那是她的一个心结,即使在你们和好后这些也是她心里的一个芥蒂,LK想问你又不敢问,想问是因为她想知道细节,不敢问是因为她怕知道这些之后,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我说那我应该怎么做,兔子说,你把你大学那些破事全都告诉我,我帮你和LK和盘托出,如果她能接受,你马上辞了工作卖了房子回大连我绝对不拦你,如果她无法面对这些,你们以后就做陌生人吧。
兔子说,我不是为难你,你们和好再分,分完再和好,你是男人,你YH折腾得起,LK现在奔三十岁的路上都走一半了,再这么折腾下去,你会把LK一辈子毁了的,你说你自私,但你不能让自己心里的男子主义欲望得到满足后,最后拿LK的一辈子来为你的自私去买单。
之后的几天一直都处于亢奋状态,之前失恋的阴霾心情一扫而光,周末打电话给兔子请她吃饭,以感谢她在这件事情上对我的帮助,因为之前兔子一直都时不时的和LK提及我的近况,或者刻意的和她聊着与我有关的话题,我觉得兔子在这件事情功不可没。
周末和兔子在吃饭聊天时,她却一反以前的态度,好像又开始反对我回大连这件事,我问兔子为什么,兔子说我之前让你们了解互相之间的情况,只是因为我也经历过那样的痛彻心扉,所以我知道那时候特想知道对方过的怎么样,所以我有意无意的跟你提到LK,或者跟LK说起你。但事情真到这个时候,无论YH你愿意不愿意听,我想说,你们和好只能是下一次再次分手的开始,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兔子说完这些,我已经完全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只是用筷子夹着肉片不停地在烤炉上翻滚以掩饰我的不安。

我很想试探她,然后和LK说:“YH说他打算辞掉沈阳的工作,卖掉这边的房子,回到大连等你”
LK没有回答,大片的沉默。。。
我接着以老四的口吻说:“你怎么想的?”
LK说:“你别跟YH说,你告诉过我他要辞掉工作回大连这件事,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 我以老四的身份接着问
“说实话,他能为我回来我很高兴,但是若YH知道你告诉过我他的想法了,有很多事情做的就不是那么发自内心了,这个事,还是需要时间来证明。”

看到LK这个回答,我在电脑前乐的简直要飞起来了,我了解到LK的想法后,担心聊得过多暴露自己,所以和LK随意聊聊其他的事就关了QQ。

我装作很随意的口气,以老四的名义和LK打了招呼:好久不见啊,LK,最近如何?
等了很久都没回,我心想大概LK可能不再想和任何和我有关系的人再联系了吧,一阵失落后,正当我打算关掉QQ时LK回话了:老四啊,刚才我去帮我妈洗菜去了,我挺好,你在沈阳呢?
嗯,在沈阳呢,你怎么打算的,还回沈阳工作了么?我问
“不回去了,我在大连已经找到别的工作了,过几天就要上班了”。在LK很简短回答中,和这个虚拟的“老四“只字不提与我的事情
“你真舍得么YH么”我以老四的口气问
“老四,我们别说这个了”LK回答

在手上留了那么一道疤之后,虽口口声声说心已经死了,但心的确还是挂念着LK。那段时间,兔子总会约我出来一起聊聊天什么的。兔子是我在人人网上认识的一个女生,其实认识已经有几年了,但一直没见过面,之前和LK在网上秀甜蜜的时候,兔子总会过来围观,后来兔子和LK也成为了不错的朋友,但是大家都没有在现实接触过。兔子的性格很古怪,有时你会觉得她在挑拨我和LK的关系,因为有很多我的破事我都和兔子说过,但有时你也会觉得她很够意思,因为很多次我与LK的情感危机都是靠兔子来化解的。
因为兔子家在沈阳,所以分手后兔子总会很够哥们的约我出来,仔细分析我与LK之间的问题,以及我们之间的性格等等。在接触中我与兔子也从网络朋友过渡成为现实的铁哥们了。
期间的大多时候,虽然受伤的伤疤还未完全愈合,但依然蠢蠢欲动的想要挽回LK。在一次从酒吧买醉回到家之后,打了个电话从老四借来了他的QQ,登陆上时候恰好发现LK在线,此时电脑前的我手紧张的已经开始颤抖,虽说是在网络上,虽说是要以老四的名义和LK聊天,但那是自从分手后,第一次和LK这么近。
其实那句话是:婚姻怎么选都是错,长久的婚姻就是将错就错,去年圣诞节有幸在电影院看了非2的首映。
至于对婚姻的态度,我现在也没个确切的定论,很迷茫,所以我现在需要冗长的时间来寻找答案。
我与LK,已经完全无可能,裂痕太深,我也不会再去挽回,事情都过去了,该向着前方看,不是么?
说说从朋友那里听说的LK的状况,LK在4月的时候吧,再次恋爱了。对于此事,朋友只是评价说,那丫的比你YH还不靠谱,呵呵,当然我没资格说什么,还是那句,都是听说。前段时间,与我和LK都有交集的朋友告诉我,至今LK还在怨恨着我,对于这个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因为都分开了,但我记得的会一直是LK的好,一直感谢她能在我青春最宝贵的六年里陪着我,然后就是祝LK幸福。

我现在不想听说关于LK的任何,因为听说她过的幸福,我心会疼,不是小气,爱过的人都懂这种感觉。过的不好,心里又难受,毕竟爱过。所以,不想知道,也不想听说,也不会对LK做任何消极的评价。别人问起,就说不合适,这样最好。
描述了这么多分手时的细节,还没说原因。

其实之前在一起那么多年,我和LK便已经深知相互之间对生活以及很多的事情的理解都存在分歧,而只所以在一起想着向结婚去努力,其实都是在用爱来掩盖着这种分歧。但有很多事情总归是我们以为的,后来在决定同居,互相彻底融入对方生活后,生活之中所发生的琐屑,便像一个过滤网,将爱渐渐过滤掉了,留下的全是感情中最致命的渣滓,这些渣滓便被彻底的,一览无余的摆在了我们面前。导致分手的吵架,也仅是一个导火索,只是一个崩盘点而已,早晚都会来的。

关于婚姻,多说两句,算是给处于我这个阶段的朋友当个反面教材。

其实两个人决定结婚,一定要合适。看着像句废话,实则不然,所谓合适,便是对方承认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会在去超市时对着价签和净重算计着买哪种可以省几毛甚至几分钱,也想过要在下班或者周末的闲暇时间出去摆地摊,但也会在想要浪漫时去价格不菲的咖啡厅或者西餐厅坐坐,只为听听音乐。如果你的另一半认同你的价值观,就会把这样的行为同样理解为是一种生活态度或者生活乐趣,并且愿意和你在一起这么做,这样互相理解,互相尊重,有心灵的沟通,自然就进入了一种良性循环。反之,你的另一半就会觉得你这么做就是个2B,有去超市的节省何必还要去浪费钱去咖啡厅,并且为此喋喋不休,这样分歧就出来了,即使你再有兴致去想为她做些什么,下次也懒得去做了。其实两者都没错,错的只是因为双方的价值观无法吻合,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不合适”。其实价值观的认同或者反对,实际可以表现在各个方面,我说这个只是举个例子,大家理解就好。
之后终于意识到无法挽回,所以很极端的用刀片随便一划,血就涌出来了,所以就有了空间相册里的那张血书。我不是脑残,但我这人却很矫情,总是习惯用过于形式化的东西作为一件事的结尾,我觉得,对于刻在自己心里的感情,一定要用极端的方式来点下这个句号。

后来回到沈阳,被老四送到医院,因为伤口很深,所以医生说要缝针,我一口拒绝了。老四随手甩过来一巴掌骂道说YH你TM着死是不是,那是老四第一次打我,挺疼,我被打坐在地上,我说老四,你懂和LK这六年意味着什么,让这六年的痛和这伤口都自然的愈合吧。后来老四心疼的抱住我说哥们一起都会过去的。血书委托人带给了LK,之后便彻底断绝了联系,在彼此生活中消失了
关于RT,现在已经没任何联系了,更确切的说我们现在是在躲着对方,因为那段不光彩的畸形感情,我们都不想再提起。关于老四和DS,我想我们三个这辈子是不会分开了,有这两个兄弟,是我YH一生的财富,无论遇到什么,我们三个都会一起挺过去的。
终归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解决,除夕前LK提起分手,我没在意,总觉得哄哄就好了,又在忙过年的事,所以一直没挽回。年后意思到情况有些严重,然后开始联系LK,突然发现LK人间消失了,家里一直没人,我在她家楼下等了三天,无果,情人节那天因为沈阳这边有事,必须赶回来,所以那天我决定最后等一天,后来朋友打电话来说LK其实就在家,一直都没出来。

在LK家门口自言自语说了好多话,依然没有回应,带着眼泪离开了。车才开出大连,在关机了N天之后,LK终于打电话来了,才接电话就听见LK在电话那边发了疯的哭,我一听见是LK,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当时正在开车,赶忙停在路边。我们在电话里大概哭了五分钟,我说我这就返回去见你,LK抽搐着模糊的说对不起,你走吧,然后挂了电话。之后我调头,又回到了LK家楼下,依旧是在里面一言不发。因为那几天一直睡在车里,只吃了几块饼干,再下去就可能进医院了,另外沈阳这边的事很急,非走不可了。
关于惠子,好像我们只在一起短短的二十天不到。其实那天我们分手后还发生些事情,就是惠子从我学校跑开之后大概半个小时给我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她只是哭不说话,从电话里的声音我知道惠子是蹲在路边哭,我们就这样通着话,惠子还只是哭,这时我听见电话对面传来一长声汽车的鸣笛声,然后电话就挂断了,我再打给惠子时候已经关机了,我以为惠子出了意外,然后赶紧找了一辆出租车在学校附近的马路上找惠子,后来惠子用一个024开头的沈阳固定电话打给了我说电话没电了,我这才放下心来,惠子在电话里问我在哪,我说我在出租车上找你,惠子说YH你在关心我,我说我只是做了一个有良心的人该做的事,然后惠子就挂断了电话。两天后惠子给我发短信说会恨我一辈子,我说除了对不起,还是对不起。然后直到现在就再也没联系了
关于HZ,有时会放假会一起出来吃了饭什么的,平时上学就不会联系了。说实话,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已经不再喜欢HZ,但我仍会给她留个位置,因为初恋就像是你们的初(和谐)夜,你会铭记的。
关于TL,从我和惠子在一起之后,TL就一直在生气,不过和惠子分手之后,TL又像个小鸟似的叽叽喳喳出现在我身边,对于TL这个小妹妹,我会一直保护着她,但永远不会和爱情扯上一点边。
我用冗长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去思考未来我该怎么做。有时我觉得人的一生或许真的是被上天安排好的,比如你想去某个地方,有两条路摆在你面前,最后你终究会选择一条路并且到达目的地,而没有被你选择的那条路就是另外一种人生,所以无论你选择何种方式,你今后的所见所闻都会是与另外一种选择截然不同的。我们每天都会面对许多许多类似的微不足道的选择,而不同选择的,今后经历的也必定是一种不同的人生。

经过几天的低潮之后,我心情恢复了平静,我坦然的去面对周围发生的一切。这个冬天的雪下的很早,我打电话给DS说沈阳下雪了,DS说北京也下了。下雪的那个晚上我找了老四和其他几个哥们一起去打雪仗,冰冷的雪融化后顺着我的脖子流向身体,但那天很开心,老四对我说,哥们你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打雪仗的时候我接到了LK的电话,LK说YH你回大连一趟,我们和好吧。我刚想说话就被一个雪球击中了脑袋,恰好把我的手机打落在地上,电话却依然还在通话,我捡起电话,按下了手机的挂断键,然后关机抽出SIM卡,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SIM卡甩向远处,所有的一切都不见了踪影...
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去上课,整天都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听着音乐,这辆到终点再换到另一辆,看着窗外的建筑物不断闪过,我开始回忆起这几年纠结的情事。我想不通为什么现在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回想起高中时一看见HZ心里就会乱跳的那种感觉,这么年再没有出现过。回想起我和LK的分分和和,曾经我们那么坚定的会认为我们在一起结婚生子,彼此守候,最后却因为我懵懂的冲动将它亲手埋葬。想起现在的惠子,又是我欠下的情债。我坚信的相信那句话,出来混,迟早都会还的,我决定为婚姻留下最后一次恋爱的机会,其余未来的几年里,我会一个人默默等着我上天来对我惩罚,我要赎罪。
这个冬天是我大学的最后一个冬天了,对于农民来说下一个春季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而对于我来说,来年的万物复苏就意味着我要对这个青春的时代彻底告别。啤酒,篮球,奸(和谐)情,香烟,哥们和一些不着调的理想。我把大学这四年缩水成这几个名词,可能在我真正认识此之前,一切早就已经结束了,年少的气球飞在高高的天空里,终会因为缺氧死亡。我总是把大部分的时间浪费在寻找不到去处的失望情绪中,大概总是对目标有热切盼望,才会有自扰的失落产生,这是我自找的。
而对于感情,这些年我都在极力的去躲避那些另我害怕的孤独感,四年,躲来躲去,最后我竟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一个人生活容易上瘾。LK曾经对我说,YH你知道吗你是一个好的男生朋友,但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男朋友,因为你太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不允许任何人走进你内心的小世界,作为你的爱人,你需要时要求她们马上出现在你的身边,而你不需要时就会要求她们离你越远越好,你YH就是一个自私的人。现在看来,LK对我的评价一针见血,让我无处躲藏。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P��� ���ICP���0904897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