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30号晚上DS在沈阳站下车,DS说今晚去你寝室还是在外面住,我说我想去长春,DS笑着说说你丫有病吧,去长春干毛啊。我说老四现在一个人在长春,DS说是不是因为前几天你在电话里跟我说他被留级那件事,我说是,DS收住笑容说那别磨叽了,赶紧去看看最近一趟去长春的火车是什么时候吧。
我和DS买了凌晨0点30左右到长春的火车,车次现在还记得,是K7333次,我和DS在沈阳站旁边的麦当劳里等火车来。DS说YH我记住你丫的了,我TM才下火车你就又折腾我跟你去长春,我说真不好意思,DS听完上来就推了我脑袋一下说YH你丫的现在怎么开不起玩笑了呢。

我说我真担心老四所以才想去的。DS说我知道这事后即使你不说,我也想和你去长春找他了,我问DS为什么,DS说,因为他不仅是你哥们,也是我哥们。我看看DS,我们都笑了,然后不再说话。
先从老四的事说起吧。

十一学校放假了,学校里的学生都陆续回家,人越来越少,很冷清。而DS来电话了说30号晚上到沈阳,我说你丫的真逗,别人这时候都想方设法去北京看阅兵式,DS说我对那个没兴趣。

在等DS的同时,我同时也接到了老四的电话,我赶忙问老四现在在哪里,老四说不用担心,他只是想出去走走,我说你丫的别废话,到底在哪。我在长春,老四说。我说我过去找你,老四说他想自己静静, 我说你别废话我过去找你。老四说哥们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只是想出来散散心,我说你手里还有多少钱,老四说别担心钱够我说那你自己小心,然后老四挂了电话。
我又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给老四:像个男人,站起来,重头再来,不用回了。
到今天老四还是没有消息,但是我想他会像个男人一样回到我们的身边。现在等着DS过沈阳来找我一起回大连,然后开始迎接一个十一的假期。

这就是暑假之后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也许这是这个直播的终点,也许过段日子还会继续下去,什么事情都要靠时间来证明和遗忘,你们说不是么?
我在寝室上网等着老四,去老四的校内上看他的日志,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开始的时候语言还很温和,越往后的日志语言越愤怒,言语间流露出对现实的不满和愤怒,最后一篇日志只有一个字—“屁”。我痛恨自己,从这学期回来我就觉得老四不对劲,但我居然没有注意到老四的内心变化。一天过去了,老四晚上没有回来,电话,还是关机。

第二天我依旧守在寝室里等待老四回来,上校内的时候突然发现老四用手机更新了状态,老四这样更新的:
“无奈就是长途客车上司机凭着他的喜好强迫一车人听他爱听的歌 挣扎就是我带上耳机把mp3的声音开到最大 结果就是我听着混淆的音乐 不知道怎么梳理自己的心情”
我赶忙回复,我说我们前几年都比别人得到了更多,所以现在我们得还债,我也得还。我只想告诉你挺住,哥们我酒量5瓶,陪你,我舍命。。等你回来,挺不住了追个电话过来,无论你在哪,哥们马上出现在你身边。
TL靠在我肩膀上,我颤抖了一下,终究是没有躲开。TL说,YH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叫你YH而不叫你哥哥吗?我笑笑摇摇头。TL说我们在一起吧,听到这句话我很平静,我抽完烟扶起靠在我肩膀上的TL,TL瞪着大眼睛看着我。我笑着说TL我都大四了,而你才大二,我们不可能的,TL说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说算了吧,我懒得再去经营爱情了,我一直是你的哥哥。TL说那你毕业以后会不会不再联系我了,我说不会的,这辈子我当你是我亲妹妹了。TL说也许我们有一天会在一起的,我沉默的看着远方,没有回答。

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是寝室老二打来的,老二说你赶紧回来吧,老四出事儿了,我说什么事,老二说一句半句说不清,你赶紧回来。我拉着TL打车直奔学校去。到寝室已经不见老四,我问老二到底怎么了。老二说老四的绩点太低,可能要留级,严重要可能要劝退,我说赶紧找导员疏通疏通,老二说都晚了,老四已经在院长那签完字了。我说老四呢,老二说请假不知道去哪了,我打老四电话,是关机。我的兄弟。。。去哪了。。。
醒来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脑子疼的要爆炸似的。心的疼痛感再次袭来,我倒吸了一口气,抓起电话打给TL,我说TL你过来陪陪我吧,TL说我这就过去。我和TL走了很远很远,我说LK我想去五里河公园那边的河边看看,TL说走吧。我们俩坐在河边,我点起烟。TL问我怎么了,我强挤出一丝笑说我被人甩啦。TL说你没女友啊,我说是没有,现在什么没有了。TL不再问我,我迷茫的看着远方。



我觉得这种东西没有后悔不后悔的,人们总是说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一定不那么做,我觉得这些都是屁话,因为在你不知道后果之前,即使再让你重来100次你也还会那么做。不说后悔,只说遗憾。。。

我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疯狂在键盘上敲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越敲越快,最后手甚至开始不听使唤了,敲出来的已经全是错别字。。
LK关掉了视频,然后下线了,我一拳打在笔记本的外接键盘上,键盘从中间截断。寝室的兄弟赶忙走到我身边,老四看着屏幕上我和LK的对话框,全明白了。老四跟其他几个兄弟说,你们几个去买酒,草TM的,今晚都得TM的给我醉。
那晚我醉的一塌糊涂,吐了再喝,喝了再吐。我搂着老四说,老四,没了,我什么都没了。老四抓起我的领子说,你听着,你还有我们,你还有DS,你还有你的父母,你还有很多很多爱你的人,你TM的得站起来,你YH不是能被爱情打倒的人,我哭着说我知足了,有你们我就够了。。。。
我说LK我怎么样了? 你都这么做了我还能说什么。我有些激动。LK说你能听我把话说完吗?我说这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么长时间,我一直都在等你,我这么付出还换不回你吗! LK说YH我们现在不是恋人了,你要是个男人就听我把话说完。
LK说YH,你知道么,我发现我爱你YH那么深,如果没那件事,我想我会义无反顾的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和你厮守。我这些天在说服自己,我试着去原谅你,我去想着你对我的好,我试着去回忆我们开心的日子。。。
LK语气有些颤抖

LK接着说:可是。。。可是我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忘记那些事。。。。一冷静下来。。。LK开始啜泣起来,一冷静下来我脑子里全是你趴在那女的身上的情景。。。我真受不了了。
我手僵硬在键盘上。。。
LK抹去眼泪接着说,YH你知道吗,那个情景像魔咒一样在我脑子里,它不断的闪,我好痛苦,我不想再去回忆。所以,我们以后还是做陌生人吧,我不想在听到你的消息,我决定去遗忘你,我会把你藏在心的最深层。
沈阳的猪流感越来越严重,有的学校甚至封校了,街上随处可见戴口罩的。我突然发现人们是这么的怕死,面对疾病,人类是那么的渺小。DS给我来电话了,DS说我去沈阳找你,十一我们一起回大连啊,我说你可别来了,沈阳这边猪流感严重极了。DS说看你那样,你都不怕,我怕个屁。我说那我在沈阳等你,DS说我看看哪天能走,到时候我再告诉你具体哪天能到沈阳,我说好。

除了上课,我每天依然无所事事,我不必去担心工作,不必去担心房子,不必去担心车子。比起富二代,我虽然差的很远,但至少这辈子不用太过奔波劳碌,不必为生计发愁。我不知道这是万幸还是不幸,每每坐在电脑前,我觉得自己像个废物一样。这样过一辈子,没有任何成就感可言,行尸走肉般。尽管我恶心现在的自己,但我依旧会接受爸妈给的这些物质条件,想到这我认为自己是多么的虚伪,我从心底里厌恶自己。

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之后,我突然发现LK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给我了。我拿起电话打给LK,LK正在外面逛街, LK说你等一下,我找个安静的地方。我隐约听见LK在电话里对跟她一起逛街的人说你等我一会,我找个安静的地方接个电话,然后和她一起逛街的人说我在这等你。恩,是个男人的声音,我没听错,那声音很浑厚而硬朗。

我说LK你和谁在一起,LK顿一下说和朋友,我说是男生吧,LK没说话。我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晚上你回寝室上QQ我们语聊吧,LK说好。挂完电话,我没有发怒,因为我根本有资格去干涉LK的生活。我现在不是LK的丈夫,不是LK的男友,如果硬要弄个名分出来,我只能说我是LK的前男友,可是这个名分多么好笑,多么可悲。。。

一天时间,我什么都没做不下去,脑子里全是那个男生浑厚的声音,折磨的要死。LK终于上线了,我发过去视频,LK接了,意外的是我的话筒不好使,我能听见LK的声音,LK却听不到我在说什么。我说LK算了吧,你用话筒,我打字说吧。

我:今天你逛街。。。
LK:哦,那人是我朋友
我:朋友?你和男生一起逛街。。这算什么朋友。。。男朋友么?
LK:YH你别这样
我:我怎么样了? 你都这么做了我还能说什么。   我有些激动
LK:你能听我把话说完吗
第二天还没睡醒TL就过来敲门,我问TL怎么了,TL说那女生来电话了,我问TL对方说什么,TL说对方让赔钱,老四在旁边骂着说这丫的欠打,我说TL你给那女生打个电话。
我:你想怎么的。
对方:你把我对象打的够呛,现在住院呢,你赔钱吧。
我:我要是不赔呢。
对方:不赔就把这事捅你学校去,我知道你是东大的,这么好的学校,被开除有点可惜了。
我:陪多少?
对方:1300
我:好,我下午让我朋友送过去。

老四说我去再打这丫的一顿,我说算了,那男的好像伤的挺严重,我说下午你把钱送过去,然后把这事了结一下,我说让他们以后别找我和TL麻烦就行,没别的。

老四说我真TM想干他丫一顿,我说行了,给你兄弟我省省心吧。下午老四拿着钱,叫了几个哥们去送钱了。老四回来时大老远看见我就喊,哥们你下手真狠,没看出来你还能打架。我说那男的怎么样,老四说他去问医生了,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得养着。我说那以后呢,老四说那男的说这事就这么地了,肯定不找你和TL麻烦了,老四说那男的说有机会想认识认识你呢。我说算了吧,我和他不是一类人。

我打电话给老四说赶紧出门口来接我,老四见到我这样一下怒了,问我谁把我打的,我说这个一会再说。老四找了个小诊所,医生给我检查了一遍没什么大事,然后给我上了些药。TL在旁边一直不说话,我说TL他们打你没,TL摇摇头低声说没有。

老四大声问我到底怎么了,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老四说哥们你在这等着,我找几个人过去找他们去。

我拉住老四说算了,我说那男的估计被我打的也够呛。

老四说你都被打成这样了还忍着,我说行了老四,别惹事了,老四不再说话。TL过来开始摸我的脸,哭的不成样子,我说TL我没事,你记得,对于这种人,你越忍让他们越会变本加厉,TL点点头还是哭。

老四说今晚都别回去了,我把我对象找出来陪她住,然后今晚我也不回去了,我和你睡一个屋,我说好。晚上睡觉时老四问我那女生是谁,我说一起坐车认识的,老四说你丫坐车认识的都能帮她去打架,我说不一样,她是个好女生,老四说反正他不了解那女生,让我自己看着办吧,我说我发誓TL是个好女生。

大概二十分钟后,对方下来了,三男一女。一个流氓样子的男生边抽着烟边搂着那婊子,我把一只手背过去,把砖头藏在后面。那男的走过来说你想怎么的,想打架是不。没等那男的反应过来,我直接把砖头拍在了那男的脑袋上又踹了一脚,那男的就倒了。我骑在他身上开始打,后面那两个男的开始在后面打我。其实我并不会打架,也很少打架,只记得老四对我说过,打架的时候,遇见几个人打你一个,你挑一个往死里打就行了,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其他的别管。
虽然那男的倒了,但毕竟我一个人敌不过其他两个人,不一会我就被拉开了,然后那俩男的开始打我,我蜷着身体抱着脑袋不再反抗。我隐约听见TL的叫声,我想起来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后来他们走了,我只听见旁边围观路人的嘈杂声。我努力站了起来,看见TL倒在远处的绿化带上,我过去拉起TL找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我学校走,我怕一会110来了把我带走,快毕业了,我不想再给自己惹什么事。
TL犹豫着把电话拿出来打给那个女生,电话通了之后TL支支吾吾的不说话,我抢过TL的电话。
我:是你欺负我妹妹了不
对方:呦,她还能有哥啊,还找帮手了。
我:美女你出来下,咱们聊聊。
对方:姑奶奶睡觉了,你明天再来吧。
我:婊(HEXIE)子,你不挺厉害的么,把你对象也叫下来认识认识,我在校门口。
对方:你等着。
挂完电话,我说TL你去一边站着,TL哭着说YH我们走吧,然后TL边哭边拽着我要走,我说TL你给我滚一边去,TL显然被我吓到了,不再说话。我说TL没事,你去那边站着,TL这次不敢再说话,慢慢的走向远处。我找个块砖头放在手里,等着对方的到来。
见到TL时她正蹲在路边,头发很凌乱。我蹲下扶着她说TL你到底了,TL又开始哭,边哭边摇头。我说发生什么事告诉我,你这么憋着更难受。TL说跟寝室人闹矛盾了,我说女生不像男生大方,女生寝室有矛盾很正常。她说她寝室那女生只针对她,有时候还动手推她,我说你还手啊,TL说那女生的男朋友很厉害的。我说今天她怎么欺负你了,TL说今天无意间把她的东西碰掉了,我说那B女的打你了? TL点点头又哭了起来,我说我真服你了,你怎么能让人这么欺负你呢。我说TL你把那女生找出来,TL摇头,我说你要不把她找出来,我以后就当不认识你。
日子还是照常过着,学校又新来了一批新生,老四说你看在球场上乱蹦乱跳的肯定都是新生,在校园里盯着美女脸看的肯定也是新生,因为像我们这样的老B就只会盯着女生的屁股和胸部看,我大笑。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接到了TL的电话,TL在那面不说话,只是哭。我焦急的问TL你怎么了,TL说我活的太累了,这世界怎么这样。我说你在哪,TL说在学校门口,我说TL你别动,我马上就到,我挂了电话打车直奔沈大去。
下车后我没回学校,寝室的哥们都睡着了,不想吵醒他们,我在候车室将就了一夜,九月的沈阳开始慢慢变冷,而我只穿了一个短袖,我抱着自己的身体在候车室冷冷睡去。我逃了第二天的课在寝室补觉,起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寝室的哥们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说没事,老四说看你心情不太好,我说成长从来都不是一件快乐的事,老四笑了不再说话。我说你那绩点怎么样了,老四说还差着呢,我说没什么事,学校没那么不讲人情,老四说走一步算一步吧。
火车上依旧是乱的很,我坐在靠在窗户的位置发着呆,我在思考,我想我未来的路,我在想我未来的足迹。青春似乎没有跟我打声招呼就匆匆溜走,我想抓住他们,而他们像泥鳅一样,我抓的越紧它们溜的越快。想起高中时梦想背着吉他去旅行,想起要去陌生的城市感受漂泊,想到以前以为只要自己想,整个世界都可以踩在脚下,而现在我只能仰望这个世界。我想到很多很多。也许到此时,我该承担起作为男人的责任了,这责任不是你应该做的,而是你必须做的。
我打了个电话给老爸,我说老爸对不起,今天真的对不起。老爸关心的问我现在在哪,我还没等回答老妈把电话抢了过去,妈说儿子你在哪,我说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在回沈阳的车上了。我说我毕业之后就回去陪你们,留在你们身边,以前你们像两棵大树一样在我前面为我遮风挡雨,现在你们老了,而我已经长成大树了,以后该我为你们遮风挡雨了。妈听完开始抽泣,我说爸妈你们注意身体,我在车上睡一会,妈说儿子你要小心,我说嗯。挂完电话泪水遍涌了出来,我知道我该长大了。
聊完已经是晚上了。我说LK要么我们出去住吧。 LK说最近猪流感,所以学校一直再查寝,不能出去住,说这句话时LK没有看我,LK的眼神很游离,游离的让我不安。我不再勉强。,我说那我赶回沈阳吧,LK说到沈阳都下半夜了你去哪住,我说不用担心我。说完LK过来抱住我,然后很久很久的沉默,不一会LK居然哭了,我说LK你怎么了,LK说没事,你走吧。我上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临走的时候我在车窗想LK挥手告别,透过漆黑的夜色,我隐约的看到LK边擦去眼泪边向我挥手。
我告诉司机去东软,这时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LK,我打电话给LK,LK拒接,不一会我接到短信,LK她说正在上课。我说我回大连了,想见见你,LK说这就出去在门口等我,我说好。见到LK之后我心情好了许多,我把这些事情对LK说了一遍。LK安慰我说你爸妈都老了,我也建议你留在他们身边吧,你想想你还能陪他们几年,好好珍惜你的爸妈,别等到他们都不在了才想起来弥补。我点了根烟,心情放松了血多,我说LK谢谢你,你成熟了。
爸说要么在家待一天再走,我不说话,妈在旁边提醒我说你爸跟你说话呢,我说别磨叽了,我听见了。爸听说话一下就来气了,说你怎么和你妈说话呢。我说我真不明白你叫我回来干什么,什么都你们决定,你们问过我的想法了么,用不用你帮我再找个媳妇塞那房子里去,等我毕业直接结婚,用不用我死之后把骨灰也埋在你们旁边!爸二话没说,上来一个耳光。我脑子里一片空白钻进一辆出租车就走了,我哭了,却不知道为什么。。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