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我们找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席地而坐,惠子问我怎么想的,我点了一根烟说我们分手吧,惠子说YH你说什么,YH你在说什么。我说对不起惠子,我不想恋爱了,我不习惯这种生活。惠子说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我说这四年的前两年因为是异地恋,所以一直也是孤独一人,我以为现在在身边有人陪我之后,我会很幸福的走到毕业,但我错了,每个周末我只想一个人待着,哪怕发呆一天也好,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一个的生活。惠子开始啜泣,我说惠子并不是因为你不好,只是我不再想恋爱,对不起。惠子突然站起来,把手里的矿泉水拧开全扬在了我身上,然后跑开了,我站在原地看着惠子的背影渐渐消失,然后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挂了电话之后,惠子问我是谁,我说了谎说是我班同学。惠子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说班级可能要开个会,所以我现在得回去。惠子不情愿的说那好吧,我跳上车直奔学校,我没有回寝室,我找了学校里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然后给LK打了电话。我说LK你有什么想说的。LK说不知道,LK说只是听说我恋爱了之后,心里难受的要命,然后就给我打了电话想听听我的声音。我说不怕你男友知道啊? LK说她和男友已经分了,我问LK为什么。LK沉默了一会说,除了你YH,我心没办法放别人身上。LK说这周末能回来看看我吗,我顿了一下再说吧,我看看周末有没有时间。晚上躺在寝室的床上回想着这件事,突然间变得很犹豫,能再次与LK有交集是我心里一直所想,但事情真切的摆在我面前时,我反而不知所措。我说不好那种感觉,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女孩,想拥有爱情却一直胆怯,这种纠结的状态纠缠了我一整夜,因为我实在无法预测如果我再次见到LK之后,以后还会发生些什么。期间的几天,我在和惠子保持联系的同时也时不时的和LK打打电话发发短信。但无论是对惠子还是对LK,我都保持着很淡的态度,我并不是刻意这样做,只是没有心情或者说没有兴致去肯对任何一个女生保持热情,这情况就如前段我在D8看到的那些关于牛郎的直播,而此时我对爱情的感觉和他们对于ML的感觉一样,你们能理解的。惠子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总借口有事然后着急挂断,约我出去也懒得动弹。久而久之惠子也些许感觉到我的异常,有天晚上惠子发短信说YH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说出来么。我说我现在心情不好,我怕对你发脾气,所以不想和你见面或者打电话。差不多10分钟后惠子发短信来说YH一会你在学校北门等我,我打车过去找你。看到这条短信我赶忙拨通了惠子的电话,我说惠子你听话别过来,赶紧回寝室,我从电话里听见惠子关上车门的声音,然后惠子告诉司机说到东大北门。我说惠子你没事找事是不是,惠子说一会你最好在北门等我,不然去你寝室找你,然后挂断了电话。在北门见到惠子的时候,她并没有因为我刚才的态度生气。
我和惠子依旧像情侣一样,但我发现我已经不适应这种生活方式,其实回头看看这四年,说是我一直在恋爱,但本质来说就是我一个人渡过了这四年。我习惯了,习惯和哥们去吃饭,习惯和哥们去喝酒,习惯和哥们去打球,习惯自己在寝室上网,习惯自己在床上看小说听歌,习惯自己在电脑前逛贴吧论坛。而惠子的出现无疑扰乱了我这种生活,一段时间后,当恋爱最初的刺激感褪去之后,我发现我还是喜欢一个人的生活,但我无法对惠子说出口,因为经历一段时间的接触后,我知道惠子对我是真心的。
在你的生命中,总会有些人与你纠结不清,明知道你们不会在一起了,你依然没有勇气去彻底的忘掉她。我坚定的不移的相信这句话,因为我和LK就是。在某天晚上我在惠子学校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我知道那是LK,因为上次DS把LK电话告诉我之后,虽然我没有记在手机的电话本里,但那11个数字已经印在了我心里
我:喂,LK,有事么?
LK:恩,听说你恋爱了。
我:对
LK:你们现在在一起吗
我:是
LK:那等你回寝室再说吧。
我:好。
最后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我和惠子在看电影的时候手还是挽在了一起。送惠子回学校的时候,惠子对我说我们算是在一起了么,我笑笑点点头,惠子也笑了,然后上了出租车,车开出几米之后惠子摇下车窗喊着对我说: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回寝室之后我和寝室的哥们说了这件事,寝室的哥们都不赞同,并不是因为别的,他们总是觉得这么快就在一起,这女生一定不会好到哪去。我说哥们们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对待。
周六我终于看见了惠子,挺漂亮的一个女生,个子算比较高的了,差不多有167那样吧,我还是老毛病首先看了一下她的鞋子,是纯白的AF1。浅蓝的松身牛仔裤,上面配的是运动外套,头发是扎起来的。我说你倒是挺运动的嘛,惠子说她一直喜欢穿运动的。

那天逛了很久,边逛边聊天,彼此了解的也差不多了。互相的意思也都心照不宣吧,我是我有些犹豫,因为此时心里我究竟还是活在LK的影子下,龌龊点说,即使和惠子在一起,也是在用惠子当LK的替身而已。我觉得经历了HZ和LK之后,我不认为我还能喜欢上谁,我的确已经变成了一个无爱的人,这样的好处是不会受伤,而无爱确实也是一种悲哀,但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无爱的人。
后来我想想,当初LK说我的占有欲并不是我一个人的缺点,我觉得这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就比如说你以前的对象,现在交了新的男友或者新的女友,能有几个站出来说你自己知道之后不会失落的?甚至有的人分手之后会说祝你以后过的比我好,我认为这纯属放P,因为某个朋友和女友分手之后对我说过,他说她一点也不希望她比我过的好,因为他深爱过她。所以占有欲,人皆有之。呵呵,说的多了,有点扯远了。
期间的几天和惠子一直保持短信的联系,短信越说越暧昧,我说惠子你看清我长什么样了么。惠子说看清了,其实一上车就注意到我了,所以坐你旁边了,我说那电话掉地下不是你故意的吧,惠子说她哪有那么高的智商,惠子说电话确实是因为司机急刹车出去的。我说我还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呢,惠子说那周末不就看见了。
那天偶然间在校园里看见了老四以前的女友挽着个男生,当然那个男生不是老四,我知道老四的前女友又新交了男朋友。我想了想这没什么不行,因为已经分手了,怎么回事那是人家自己的自由,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新男友个子跟老四的前女友差不多高,长的也是一副欠G的样。

回去我跟老四说了这件事,老四说他知道了,我说你怎么想的,老四说他现在很不爽,我说是因为你还喜欢她?老四说不是因为这个,我说那为什么,老四说说不清,但就是心里不爽。
我说你丫的有病,分手是你先提出来的,然后现在人家新交男朋友了你还不爽,你看那男生长那个B样了么,我估计要么是随便找个凑合了,要么就是故意气你的。老四不说话,我说以前LK说过我占有欲强,看来老四你也一个熊样,我说老四既然你不喜欢她,而且分手又是你提的,但你现在又不爽,那唯一的解释就是LK那时对我的评价--占有欲太强。

老四点了根烟说可能是吧,我说不是可能,那就是这样。我说老四你仍然觉得你抛弃的东西依旧还是你的,你对她不管不顾之后,却还希望她守着你,还希望她举个牌子上面写着“我是XXX的”。老四说哥们你别说了,我能想通,缓缓就好了。
这次对方没有回短信,而是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和她聊了一会,从聊天中我知道,她叫惠子,在医大上学,家是沈阳本地的。惠子说那天回学校之后就想给我发短信了,只是没敢。我说那你今天怎么发了,她说她把这事告诉她的室友之后,她的室友帮她发的。我说现在电话里的语气和你刚才短信的语气不一样嘛。

我边苦笑边说我真有点不相信,这事发生的怎么跟看电影似的呢,惠子说她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所以室友才极力让她发信息给我。我说我还是有些不信,惠子说其实真的真的很巧,因为那天那路公交车她等了很长时间了,但是前一辆来的时候人很多,她没爱上去,所以就又等着我这辆上的。
那次通话聊的很开心,可能是因为通过这么一种方式认识的吧,所以聊天的气氛很轻松,最后我们约好周末一起去逛街。其实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桃花运,但总觉得这么个相遇方式,总应该发生些事情。

也有些矛盾,2009年10月到2010年7月,呵呵,又能发生什么。另外,我觉得我惧怕了,因为到现在,包括老四和他女友分手原因,这些东西已经让我看清了感情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你看清的越多,你就越不容易被骗,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你看清的越多,在一起的时候让你失望的事情也会越多,因为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那天我们几个大四的老B打的不算太难堪,但也没占到对方什么便宜,因为我发现我的半截篮不再像以前那么准了,对方面对面突破过来我会下意识的躲开而不是上去冒他,他们速度快得让我再也跟不上了。每次我们投篮差不多准会听到“咣咣”的打铁声,而我们只能通过日渐发福的体格欺负他们。

打了几个回合下来我们就再也打不动了,然后一大帮人坐在篮球场边上边抽烟边扯屁,互相调侃,然后哈哈大笑。我知道有不少新入学的小孩都在羡慕我们现在大四的生活,可他们自己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我们在哈哈大笑的同时,从内心里羡慕他们年轻真好,这是我们一种不想表现出来的痛。
打完之后去冲了澡,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寝室,发现有两条未接短信,是陌生的号码,但是隐约见过。第一条:嘿嘿,知道我
是谁吗?第二条:怎么不回短信?
我回了短信:我刚才去打球了,你是谁。
不一会对方又回了:你不认识的,就想和你做个朋友。
我:不行,我不认识你。
对方:呦呵,还挺有脾气啊你。
我:你要不说你是谁就算了,我没闲心搭理你。
对方:不跟你闹了,我是那天在公交车上手机掉地上那个人。
他这么一说我一下想起来了,我说这号码感觉在哪见过。
我回:啊? 怎么是你。。
听完老四这段话之后,我分明感觉自己心里深深的一震,这一刻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想到很多人。想到HZ,想到LK,想到RT,想到TL,我不情愿去对号入座,又不受自己控制的去把她们对号入座。我一口把整杯酒都喝了下去,老四笑笑对我说YH你也在思考吧我苦笑一下。老四说所以YH你不用劝我了,这件事我想的比你更明白。我笑着摇了摇头,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我心里复杂的不受自己控制。

北方的天气总是这样,一过十一之后温度便会急转而下,不给人们任何的时间适应。当然篮球场上从来不会因为天气转冷而减少打篮球的人数,有一天下午天气很不错,突然意识到很长时间没打球了,于是约了几个朋友去打球。

我换好衣服,突然发现篮球鞋不见了,找了很久在床底下靠墙的角落里发现了,拿出来我寝室的哥们都笑了,鞋壳里居然接了蜘蛛网,看到这个我也差点没乐趴下。那天到球场的时候已经没有场地了,于是加入了一个别人的场儿,看对方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大一就是大二的。
老四说上次从你家回来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也在上学的女孩,是他男朋友来送他的。这女生在开车前一直跟她男友打着电话,这女生对她男友说:“你放心吧到学校我就给你打电话的,你回学校前要是换裤子别忘了把现在这个裤子兜里的学生证和车票拿出来,你一换衣服就爱忘记这些,另外昨天你和你妈吵架了吧,一会回家赶紧找她聊聊天,明天你就走了,别气她了,让她高高兴兴的看你走,这样你回学校才能放得下心。”

我说这女生真体贴。老四说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许多,我深刻的醒悟我和我女友根本就不算爱情,或者说我们互相爱的不够深,老四说当一个人用心去喜欢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以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老四说我刚才说的那个女生一定是深爱她的男友,因为在她眼里,这些提醒才是最能帮助到她男友的。
老四说,话说回来,你现在再想想“路上小心点”这些所谓的关心短信,对你起什么作用了么,很多时候这些短信只是以一种惯性思维发出来的,可实际呢,发这些短信的人永远不会寻找到哪些话才是最能关心你的,才是对你最有帮助的,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不爱你,或者爱你不够深,所以她不懂得或者懒得去站在你的角度为你思考问题,所以这根本就不叫爱情。老四说完之后,喝了一大口酒。
见到老四之后,我说你对象呢,老四说分手了,我很惊讶的问这什么时候的事,老四说就从你家回来之后说的,我说因为什么啊。 老四说先点菜然后再说,点完菜之后服务员准备走,老四顿了一下叫住服务员说再来四瓶哈啤。我说你快说因为什么,老四拿出两 根烟,分别给我和自己点燃,深吸一口烟然后吐出来说,其实我十一在从大连回来的车上想了许多,老四说一方面是想静下心来好 好学习,二另一方面是。。。老四说道这里又抽了口烟。
老四说YH,把你身边从过去到现在认识的女生都算上,你会不会经常收到这样的短信,就是你回家或者去外地的时候就会提醒你路 上小心点,晚上会提醒你早点休息这一类的所谓的关心短信?我说是啊,总会收到这样短信啊。老四说你觉得如果情侣之间这样呢 ,我说那再正常不过了,这证明心里有对方。老四笑笑说,YH你错了。我说老四你今天到底想说什么,老四开了瓶啤酒,给我和他自己都倒上,然后一口喝去半杯。
见到TL的时候,她依旧是可爱的让人有强烈的保护欲望,我拉着TL去吃饭。TL说去你食堂吃,我说现在食堂什么也没有了啊,她说 我这有,说完TL从包里拿出个密封的饭盒,TL说我就料到你肯定不会吃饭的,所以给你做完了。我和TL在食堂坐下,我吞吞吐吐的 说TL其实你不用这样的,TL说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TL说无论是暧昧也好,是兄妹也好,或者是情侣也好都不重要,TL说有个对她这么好的人她很感动,所以她只想珍惜。我不再说话,默默吃TL做给我的饭。
吃完之后陪TL又在学校里逛了一圈,然后把TL送上出租车。出租车已经开走,TL依然从后视窗里跟我摆手,直到转过路口之后,消失不见。回到寝室后发现老四还是不在,我以为老四去上自习了就没打电话打扰他,上了会网之后接到老四的电话,老四说出来吃点饭啊,我说我才吃完,老四说他自己才上完自习,一个人不爱去吃饭,我说那行我去找你。

公交车快到站了,我起身准备下车,我对旁边那个陌生的女生说我该下车了,她笑笑说再见,我开玩笑对她说估计是见不到了,然后就下了车。

学校里又恢复了生机,很多情侣抓紧开学前最后的机会去发泄忍了一个十一长假的生理需要,学校附近的宾馆旅店日租火爆异常,我到寝室时除了老四大家都回来了,我问老四怎么没回来,老大说老四上自习了,我松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笑了。晚上老四回来的时候,我俩很默契的一笑,我知道老四已经走上正轨。
生活又重新恢复了正常,突然意识到一个假期没见到TL了,然后拨通了TL的电话。TL说你猜我在哪,我说我怎么猜得到,TL说我在去你学校的路上啊,呵呵。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TL说看你QQ的签名更新了说今天回来啊,然后又查了一下车的时间表,算到这个时候你应该到了。听TL这么一说,我倒有莫名的感动。
要开学了,我说DS你还去不去沈阳了,DS说不了,这次就直接回北京吧,我说那好吧你就别折腾了。因为比较远,所以DS比我先走 了一天,然后我收拾收拾也坐车回了学校。10月的北方天已经黑的有些早了,下车后本想打车回学校,后来想想东西也不太多,所以就准备倒公交车回学校了,顺便看看沈阳的夜景。
公交车车上的人不是很多,我在公交车选择了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塞上耳机,看着窗外听起歌来。公交车走走停停让人很容易 疲倦,我在车上小睡了一会,然后突然公交车一个急停我把弄醒了,整个车的人都在抱怨司机。我旁边的女孩开始看地下,好像是找什么东西,最后她碰了碰我,我拿下耳机。

她说手机刚才因为车的急停被甩了出去,我说那我拿手机屏幕给你照下亮,你再找找,她找了半天还是无功而返,我说我给你打个电话吧,她拍了下脑袋说我怎么没想到呢,然后把电话号码告诉了我,拨通之后就听见了她手机的铃声,然后顺着声音在前排的座位底下找到了手机,她很感激的谢谢我,我说不用谢。
老四在我家住下,然后我和DS带老四逛遍了大连,那时老四心情很不错,5号左右就送走了老四回沈阳。老四走之后,DS说我弄到了 LK的新电话号码,你不给她打个电话吗。

我说算了吧,DS说你别装了,打一个吧。我说你帮我打吧,DS说行。DS拨通了LK的电话,LK很惊讶,DS问LK在哪,LK说和男友在逛 街,然后DS说那不打扰你了。DS跟我说完之后,我笑笑说何必自找没趣。

十一过的没什么波澜,全国都被国庆的喜庆气氛笼罩着, 我和DS去街里买了些冬天穿的衣服,然后其余时间差不多都是开着车在大连乱逛。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谈父母,谈女友,谈人生。老四说,我已经让你们失望一次了,所以回去之后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不仅仅是为了我,也为你们。老四说,你们都是我的财富。
第二天起来时DS说接下来去哪,我说既然来了就随便在这逛逛吧。其实长春一般,我没有一点地域攻击的意思,因为长春确实真的很一般。老四想通了后,我们三个的心情也都不错,然后去了吉林大学看看,又去了南湖公园,随便走了走就准备离开长春了。DS说老四要么你跟我们回大连待两天,然后5号左右再回沈阳跟你爸妈好好谈谈,老四说好。
我拉起老四,我说老四你给我听着,当初我们怎么说的,我告诉你像我们这样的人从来都不是什么狗屁的正人君子,我们也不稀罕当什么狗屁的优秀学生。因为我们都觉得大学里学习再好,但这四年他们留下的只是黑板和粉笔字,其余之外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地方,我觉得那和行尸走肉没什么两样。我们以前都说,我们只要求顺利毕业就可以了,你现在只是暂时掉队了,但是你TM都给我赶上来。
DS碰了一下老四和我的酒,然后喝了一大口。DS说老四虽然我们因为不在一个城市,所以接触的不太多,但我已经把你当做我最好的哥们,这二十多年,我认为我收获最大的不是那张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是你和YH。DS说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所以对生活的 理解不同,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学习成绩很牛B,但我想等到毕业的那天他们都不会知道除了那些优秀的成绩之外,他们还有什么是值得高兴是值得回忆的?所以老四,明年7月你必须跟我们一起顺利毕业。
那天我们谈了很多,我说老四那事怎么办,老四说他父母已经去学校了,因为绩点差的不是很多,所以学校决定让他读同时读两年的课,大三的课只去上挂的科目就行,然后大四的课和你们一起上。DS说这不错啊,还能补救,老四说他难受的并不是惧怕这样高密度的课程,只是有些事接受不了。
老四一下灌了半瓶酒说,知道我为什么跑到长春来了妈,就是TM因为我心里难受。老四说我知道我爸妈知道这件事之后肯定会去学 校求导员和院长的,我TM不忍心看我爸妈那么大的年纪了还要为了我去求别人! 老四又灌了周了一大口酒,然后手捂着头哭了,我和DS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四。

老四起来用衣服擦掉眼泪说,在大学之前,在成绩方面我一直领先别人,我知道我生活习惯不好,挺像个小流氓似的,但是因为我成绩好,所以在父母亲戚眼里我依然是个好人,我爸妈总会说咱家儿子脑袋好使,边学边玩都能考上大学,我以前瞧不起那些差等生,我有优越感,我觉得我玩的好同时也学的好,我混的牛B,但是现在...我变成了我以前最看不起的那种人,我TM的难受...
三个半小时很快过去了,火车大概晚点了10多分钟,走出长春火车站的时候已经快凌晨4点半了,刚出车站就被一些大妈拽住问住店不住店,就在我躲开这帮大妈纠缠的时候,有人从背后拍了我一下,是老四。老四二话没说,把我和DS拉过来然后抱在一起,老四说感谢哥几个,我说行了,你丫什么时候变这么矫情了,我说赶紧找个地儿吧,老四我住的地儿就离这不远,赶紧走吧。
老四住的是站前的一个小旅店,很破,桌上摆了差不多10多个空的瓶酒瓶子和盒饭,看到这些我隐约的看到了老四这几天在长春的 生活状态。DS说要么换个地儿吧,老四说就这儿吧,这地儿喝酒有感觉。

我们三个从站前的24小时便利店里买了一箱酒和下酒的花生米。老四把一箱十二瓶酒全都开了,然后撞了一下我和DS杯子说,先敬你们俩,就为你俩大老远的来看哥们我。然后又冲着棚顶敬了一下,这是竟老天的,感谢给我两个好哥们。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P��� ���ICP���0904897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