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回来的路上接到了老爸的电话,老爸说你回大连一趟,咱家附近新开发了一个楼盘,我和你妈商量想给你买一套给你以后结婚用。我说不用着急,我结婚不定哪年呢。老爸说让你回来就回来。我无奈,给导员打了个电话请假,然后把TL送回了学校就踏上了回大连的车。下车后爸妈已经在车站等着了,然后带着我直奔楼盘去了。到了那爸妈开始跟售楼小姐询问,然后爸妈两个人嘀嘀咕咕,妈说这套挺好,离家还近,离工作的地方开车也不用很长时间,晚上我俩吃完饭还可以去儿子家看看,爸在一旁应着说那就买这套吧。然后刷了卡,我签了五份合同之后就成为了这套房子的主人。
签合同的时候我觉得身上的担子一下重了,好似我签下的是青春遗失书,我的青春从签下字的一刻就再也不属于我了。我站起来心情很低落,我以前在学校外面的网吧通宵打游戏会很入迷,有次打了很久的游戏,无意间一抬头发现天已经大亮了,那种失落感很强烈。我在签完合同就是这种感觉,觉得是无意间天一下就亮了,而我的青春,一下子也全都没了。
在装机的空闲我请TL在对面的千伊拉面吃了顿饭,聊天间我知道TL其实生活的很艰辛,TL父母离婚了,她跟母亲在一起,还好TL母亲的工作单位还不错,可以维持这个家,但TL的爸爸从来不会付抚养费给TL。听完这我很同情TL,我说你可以找个男朋友来照顾你啊,TL说爱情对于她来说是奢侈品,消费不起,而靠着男友补助自己又觉得那样很无耻。
这更坚信TL是个坚强且善良的女孩。我对待女生总是这样,如果你是一个功利的女生,那我觉得我为你花一分钱都会不爽,如果你是一个花男生钱会感觉别扭的女生,那我会很甘愿为你付出。TL就是这样善良的女生,所以我以后得尽量去帮助TL。
所谓的爱情,不过是青春的一科必修课,而这种感情必然要和婚姻划分开来,因为无论无论是什么科目,都有结束的一天。我说这句话不是没有根据,比如我和LK都深爱对方,但我们能结婚么? 显然这不可能。 婚姻对于我来说就如上学一样,那是一件并不想做但必须去做的事情。设想我们将来的妻子,可能此时正在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上,而作为她们未来的丈夫,此时我们又压在别的女人身上,所以我们嘴里的狗屁婚姻,就他妈是这么回事。
回到寝室,刚进门就是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尽管我们的寝室依旧像猪窝一样,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地方让我最有安全感的地方。晚上我躺在床上和寝室的哥们聊天,大家开始谈论工作的事情,直到大四的此时,关于女生的话题已经不再是寝室聊天的焦点了。想想我们,二十三四岁的人了,都已看透爱情的本质。
RT依旧是一下能看透我,RT说你不用难受,这次是我自愿出来和你住的。我没说话,RT笑了一下转开话题说YH你脸上长痘痘了。我依旧没说话,很久之后我对RT说,我说RT对不起。RT说你别这样。
我对RT说因为那次的事情,我和LK已经不能再和好了。即使我大四了,我想我会在不久的将来恋爱的,所以我想,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出来了。RT沉默一阵说,YH,还会有下次的,我说的通常都是很准的。我没回答RT,也许说出那句话只是找个托词,是为了给自己以后的纠结情事画上的句号,我只是想以后不再和RT再出来了,那是我发泄完欲望之后最真实的想法。

RT看了一下手机说,现在不是很晚,可以回学校,我看我们还是走吧,我说嗯。
RT囧了一下,说那就不回去了。晚上我们在一个小宾馆住下,与和LK做不一样,和RT没有言语,没有前戏,什么都没有,只是器官与器官的摩擦。做完之后突然心情很低落,低落到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低落到质问自己还算不算个好人。我打开电视后点了根烟,打开电视并不是因为我想看,只是觉得如果这时屋内没有任何声音,我会很尴尬。
我说也对,放眼校园里的情侣,有几个是因为喜欢才在一起的,不过是互相的生理安慰,各取所需罢了,现在还哪他妈的有爱情,即使有喜欢的人,那对方肯定不是你的爱人。我突然意思到我说的话有些失态了,连忙跟RT说对不起。RT说你说的很对,RT说你别打球了,陪我去南湖公园走走吧,我掐了烟说好。
逛完已经是晚上了,我问RT晚上还回学校么,我知道我说的这句话有更深层的意思,我也没想和RT再次点燃爱情火花,我承认我说出这句话是因为我是个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人。经过一系列的纠结情事之后,我会很自然的说出这句我以前认为很龌龊的话,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也算成长,总之相比于一年前而言,我的性道德已经堕落成这样,我不再为此纠结。
睡觉前DS接到他女友的电话,DS的女友已经回学校了。DS说明天准备赶回北京,我说那好我不留你了,我们假期再见吧。第二天送走了DS便无所事事的等待开学。学校的学生陆续回来了。我实在无聊拉了几个人去球场打球,我发现我真的是老了,我大一时候看着那些在球场上跑不动的学长觉得很好笑,我对自己说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变成那样,而如今只打了几个回合就气喘吁吁了。我下了场,坐在场边边抽烟边看着他们打球,突然被别人拍了一下,我转过头一看,很熟悉的一张笑脸,恩,是RT。
我说RT好久不见了,RT说刚才看你打篮球了,给你买了瓶饮料,说完把手里的雪碧递给了我。然后和RT聊了起来,RT说放假期间和男友分手了,我问RT为什么。RT说懒得去经营爱情。
那天聊了很多,我发现TL是个很开朗的女生。只是通过言语中得知,TL的家境很一般,还需要打工来赚些补贴,吃饭间我偷偷把钱付了,因为对于TL而言,她可能要为这顿饭工作三天。
回学校的路上接到了LK的电话,LK说听说沈阳的猪流感比较严重,没事别乱跑了,再有最近比较热,你可别中暑了,别怕麻烦,把蚊帐挂上….LK唠叨着,我说LK我没事,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挂电话后我突然发现这样的对话还是如我们没分手前一样的甜蜜,但我现在和LK是什么关系,我总是在想,我和LK,我们的路在哪里,我们的终点在哪里。
看完这条短信我一下想起来了,然后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接通了,我说是我,对方说你们打电话过来了,我说我不爱发短信,费劲。对方说那天真是谢谢你了,我说我都忘了那事了。
通过通话我知道那女生叫TL,沈大的。说到这要补一句,其实通过本地人嘴里了解到,沈阳人一直对沈大存有偏见,说白了就是瞧不起的意思,好像全国每个城市的人都会看不起本地的大学。我从来都是很鄙视有这种思想的人,我总觉得那些就读于名牌大学的人,只是证明他们这辈子前的20年混的不错,仅此而已。
那天喝的不太晚,回去我问DS明天去干什么,DS说明天这有足球比赛吧,我问DS是不是中超,DS说是中甲,我说你丫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足球了,DS说他们学校的校队现在在参加中甲联赛,所以了解一些。我说那你丫的还不如去看大连实德,DS说不一样,现在辽宁主场在沈阳吧,我说没听说,DS说你脑子就有篮球,哪知道这些。DS说反正没事,明天去看看吧,我无奈的说好。
第二天早上接到了一条短信
对方:你好,在么
我:你谁啊
对方:你是那天帮我拿包的男生么
我突然发现老四变了,那个三年前的满是冲劲的老四不见了,也许这是成长所必须经历的阶段。我们开始懂得为了未来积攒,作为我们这种被称为大学里的“垃圾”而言,因为我们过去得到了太多的快乐,所以现在得还债。也许以我和DS的家境来说根本不必担心这些,但对于老四来说,这样的压力,显然是沉重的。
还是以前经常去的那个烤肉店,我说老四你看我们都大四了,你想没想过毕业之后怎么办,老四说走一步算一步吧,然后一口气周了半瓶酒。我说实在不行来大连吧,老四遥遥头说大连房价太贵,我不想把这个重担给家里。我说等我毕业之后回先大连混混的,等混的有点样了你过来,哥们也许能拉你一把。DS说YH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毕业之后想过来就过来,到时候哥几个肯定拉你一把。老四深藏不漏的笑了,然后摇摇头又把剩下的半瓶喝下去的。
女孩准备上车,然后突然拿出手机走过来对我说,留个电话给我吧,有时间请你吃饭谢谢你。我说你太客气了,都是大连人,不用这样。女孩执意要我留电话,我没办法把号码给了她,女孩又说了遍谢谢然后上了车。DS走过来说你小子泡妞真有一套,我说DS你滚,我只是心地比较好而已,DS做出呕吐状。
DS跟我回到我的学校,回到寝室后发现老四已经回来了,我才反应过来老四就过来抱住我说一假期没见想死你丫的了。我推开老四开玩笑说,猪流感非常时期,严禁授受不亲。老四看看我,我们三个都笑了。我说老四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老四大三挂科挂的太多了,准备回来补考,我说你绩点够不够升大四的,老四说还差点。我说行了,别想头疼的事了,也不差这一会,走我们几个喝点去,老四说好。
我和DS踏上开往沈阳的虎跃,4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到达沈阳,下车的时候一个女孩因为包太多而堵在前面,后面的乘客开始不耐烦的,那女孩慢慢移动着,满头大汗。我走上去说我帮你拿吧,那女生楞了一下,然后说谢谢,谢谢。下车后我问那女生在哪个学校,女生说在沈阳大学,我说那不远啊,女生笑笑说是啊,坐一会公交车就到了。我说别坐公交了,打个车走吧,那女孩说不用了。我拦了辆出租车把女孩的行李放在了车上,然后付了钱给司机,女孩说真不好意思,我说你真逗,赶紧回学校吧。
我拿起根烟点上,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知道我和LK没戏了,也许是现在,也许会是永远。
我开始想,每天总是有那么多的俗套的内容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那些现在或者曾经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人,我们从来不会记得去珍惜,好像那些爱我们的人注定就会一辈子守候在我们身边,我们不去经营,甚至对她们厌恶,然后突然有天发现她不见了,我们依旧会安慰自己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落寞感越来越强,直到最好如我现在一样,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珍惜,这真可笑…
YH:
    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才好,其实我昨晚一夜没睡,我一直在想我们还能不能在一起。我承认,我承认我现在还在喜欢着你YH,我依旧依赖着你,怀念和你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但那些伤害对我来说像是一个结,我打不开,至少到现在我还没解开。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要是怀了你的孩子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呵呵,我说的这是什么…放心吧,昨晚的东西我会处理好的。好了不多说了,闹钟我给你订好了,明天别误了车,再见。
                                                          你就爱你的LK
那晚我睡的很沉,第二天我被手机的闹钟声吵醒,我骂了一句娘,我说我他妈也没定闹钟啊。我翻个身子,突然发现身旁LK不见了,我一下就清醒了,我去厕所找了找,还是没有。然后我在桌上发现了一张字条,LK熟悉的笔记映入眼帘。
我们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洗漱完我和LK开始彼此抚慰。我开始加快抽动的速度,LK很享受的,大喘着气说YH你SHE在里面吧。我瘫倒在LK身上,我和LK都沉默,只是都大喘着气。LK说,是不是我怀了你的孩子,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我说LK我们和好好吗,我离不开你。LK不回答我,只是沉默。我也不再问,我知道还是要LK自己来决定,我不想逼她,因为我之前给LK那么严重的伤害,我不再想让LK做任何她不情愿的事情。
我被LK突然间的话弄的不知所措,DS走过来对LK说:“因为YH现在还爱你。” 我们不再说话,沉默了好久。LK说,走吧,我们回去吧。回到酒店后我把DS拉过来,我拿出钱包问DS刚才那项链多少钱,DS听我说这话转头就走,然后甩下一句“还是那副德行,赶紧滚回你房间去,想想能不能挽回LK吧”。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