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P孩,笑P孩
跑出了商场之后LK说YH你疯了啊,这样是犯罪,我赶紧还回去解释一下,没准还能原谅我们,说完LK准备跑回去,DS从后面拦住了LK。我和DS被LK的这一幕逗趴下了,LK看这情景一下就明白了,过来打我说YH你吓死我了。沉默一阵,LK走过来跟我说,“YH,你这算什么? 我们现在不是恋人了,你这算什么? 算为你对我的伤害做出的赔偿么?”
吃完饭逛了一会街,无意间逛到一个金店的时候LK不禁对柜台里的首饰惊叫起来。DS在旁边边笑边摇头,我说DS你还是死脑筋,你得学学,女生都喜欢这东西。说完这句话我突然一震,我发现我以前送过LK衣服 鞋 化妆品,但从来没给LK买过首饰。
这时LK喊我说,YH你看你看,这个项链好漂亮哦,我说你拿出来试试。LK说这样不好吧,我们又不买,我说不买还不让试怎么的。我给DS使了个眼神,不愧为铁哥们,DS楞了一下便全明白了。不一会DS把付完款的取物小票偷偷塞给了店员,然后我上前拉着LK要走,LK拽住我说项链还没还给人家呢,我说今天我们也当一次强盗,说完拉着LK狂奔。
临走的前一天,LK骗家里说玩通宵给同学过生日,实际却是跟我出去住了。LK很体贴的说我们去站前宏孚酒店住吧,正好第二天你起来可以直接坐车走,我说好。LK有接着说把DS也叫过来住吧,我囧了一下说,三个人一起住一个房间不太好吧。LK掐着我的脸说你个小笨蛋,开两个房间不就完了,咱俩住一个,让LK自己住一个。我笑笑说DS这一夜肯定煎熬的难受,听我说完,LK顿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大笑起来。
我们在酒店订好房间便去天津街溜达去了,DS说有点饿,我说那咱吃饭去吧,我问LK想吃什么,LK转了一下眼睛然后开始从钱包里掏出学生证,LK很可爱的说去必胜客吧,我这有学生证,可以打8折的袄。LK说完,DS看看我,我俩摇摇头全笑了。
我问DS什么时候回学校,DS说你走了我自己在大连待着也没什么意思,我说DS要么你跟我去我学校待一段时间,正好我寝室的哥们肯定没回学校,你住在他的床,然后要开学时候你直接从沈阳坐动车组回北京,DS说好。
这个假期与LK依旧是不温不火,我不止一次的表达了我想和LK和好的愿望,但LK依旧是推脱,也许,LK真的是被我伤的很深吧,我不怪她,一点也不怪,因为对于我所做的来说,这的确是我应得的。
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但我很想早点回到学校去。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成长的一种隐藏体现,因为我记得3年前来大学报道的情景,爸妈在小区门口站着看着我走进出租车,我清楚记得我微笑着在车里向他们招手,然后转过头车开动的一刻泪遍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然后看看此时自己想回学校的迫切心情,好似只想早点脱离他们。


我想说,这一个半月发生了许多,包括我和LK理还乱的情感,包括在我生活里新出现的小Y,包括最近在学校的一起打架事件,这一切弄的我身心疲惫。

不过我仍要感谢这些经历,因为这几年值得我回味一辈子。

十一长假就要来了,如果不出去旅行的话,我会过来直播的,前提是我不出去旅行,到时候若真是没来直播的话,不要说我TJ。不过即使十一不过来,我找时间也会把最近发生的写出来的

最后,很想念这里的14..
我和HZ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只知道她还在东财上学,恋爱没恋爱我不知道。

我有时会在学校里遇见RT,但只是礼貌性的打下招呼,但RT恋爱了,那个男生很爱她。

至于LK,和那个对象分手了,我们只是放假偶尔会联系下,有时我和DS带着LK一起出去玩,一假期3 4次吧,我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DS现在还是我最铁的哥们,差不多天天都会一起喝酒出去玩,我把在D8直播的这事告诉他了,他说等我写完他会过来看。
阳光的角度越来越低,呈现让人温馨的暖黄色,夕阳的余晖撒在整个海面上,我说DS你看多美啊。DS没有回应我,我转过身看着DS,他已经睡着了,而烟却依然在手里拿着,我笑了笑拿过DS的二手烟抽了起来,然后把头转过来戴上耳机,歌曲恰好播放到恩雅的《MAY IT BE》,我闭上眼睛躺在松软的沙滩上,身体越来越轻。

在一片黑色里我看见HZ,RT和LK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远,我突然感觉世界是如此安静。

结束。
我说DS你有想过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吗,DS说嗯。我说那些在我身边出现的人现在都清晰的浮现出来了,比如和我争HZ的那个男生,比如在大学时同样喜欢KIDD的学长,比如说不清是什么关系的RT,还有深爱我的LK。那些人最近在我脑子里总会不断出现,然后又在消失不见。DS说YH你别这样悲观,你看我们最终不还是在一起,我们两个的兄弟情会永存的。我说是啊,那些人和我们都是那么的亲近但最后还是远离我们而其,六年前刚上高中的时候就是我们两兄弟一起,现在还是我们两兄弟,我说DS我们就像在巨大的洗脸盆中走了一圈,我们一直以为在前进,可六年走过来,我们居然回到了原点。
DS有时会问我要不要考研,我说算了吧,毕业之后我就打算马上工作。DS说你去哪工作,我说我肯定回大连,因为那里有我太多的回忆,DS说他也不考研了,毕业之后跟我一起回大连工作。这个假期我依旧还是会借老爸的车和DS去金石滩看海,喝酒,聊天。有时候聊的累了就躺在安静的海边听海鸥的叫声,看蓝蓝的天空,看夕阳渐渐从海平线消失不见,此时我发现自己是如此轻松。
大三一年就这样在平淡中读过了,偶尔放假了会找LK出来开房,LK也从来不拒绝,我有时会问LK不怕她对象知道和我偷Q啊,LK说知道就知道呗,大不了分手,能怎么的。LK不再相信有真爱,也开始如我被HZ伤害之后的玩世不恭。现在我才了解,原来不止男人的爱只有一次,女生也如此,任何人深爱完一个人被伤害之后便再也不会毫无保留的去爱别人了,即便一很喜欢对方你也不会了。这种爱就如女生的处女(大狸子)膜,破了之后就再也不存在了。
那个假期回到学校之后,我已经是大三了,那个学期我没有把电脑带回学校,因为前两年我玩的太过了挂了好几课,我必须把这些科补回来好顺利拿到毕业证书。我每天就是上课,然后一个人上自习。有时候觉得实在孤独就拽了老四陪我出去散心,老四也很够意思从来不会因为陪对象而拒绝我的请求。周末只在无聊就会待着LK在我刚上大学时送我的NANO3,塞上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仿佛世界都与我无关,然后随便找一辆公交车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再从终点站做到始发站。
第二天醒来之后LK穿衣服要准备走,我拉住LK不让她走。我说LK我们和好吧,我会好好爱你。LK坐下之后沉默一阵,眼泪开始流了出来。LK边哭边说你知道吗YH,我现在依然爱着你,我依旧是每天都在想你,但我们肯定无法在做恋人了。破了镜子怎么修补它终究还是碎了,永远都回不去从前了,我会让时间把我对你的爱冲淡,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辈子,我死之后没有了任何思维也终究会把你忘记的,LK说YH你放了我吧。
我松开LK,LK头也不回的走了,我拉上窗帘关了灯一个人躺在宾馆,泪水再次涌了出来。
我无以言对,我搂着LK,眼泪一涌而出。那天我和LK都没有回家,在外面一起开了房,我和LK狂吻的时候,LK迷迷糊糊一直在说YH你知道我多么想你吗,然后任凭我进入她的身体,我看得出,LK很享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只有和自己真心爱的人做A才会那般享受,但我知道LK确实还在爱着我。
LK开始说那次在宾馆的事情,开始埋怨我,开始骂我。LK说我知道我们距离远你会寂寞,而我何尝不是,我也孤独,我也想像寝室其他姐妹那样有自己的老公疼,我坚定的爱着你等着,你YH为什么就不能。LK接着说说YH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么,你居然负了我。
LK很淡定的问我过的怎么样,我说一天在学校就是上网,LK说你现在一个人啊,我说嗯。我说LK听说你恋爱了,LK说是啊,那男生家是外省的,突然间觉得很失落。我和LK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LK以前从来不喝酒,不同的是这次说两句LK就会往嘴里周一口酒,好似有意把自己灌醉,后来LK明显醉了,话也越说越多。
不久之后LK下了出租车,LK还是以前的样子,一点没变,只是穿的成熟了一些。我看了DS一眼,DS心领神会然后说我爸找我回去有点事,你们先在这吃。LK说DS你不用刻意这样做,你在这待着不用走。DS说刚才我爸就给我来电话了,我就是不想把YH一个人扔在这,所以等你来了之后才走的。LK说那好吧DS,以后我们再聊,DS走之后就剩下我和LK了,我一言不发只是喝酒。
看完比赛回到大连之后我心情好了许多,有天晚上我正在和DS喝酒的时候接到了LK的电话,LK说你在哪,我说我和DS在金州体育场外面的烧烤摊喝酒,LK说我过去找你。接完电话我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我不知道LK这么长时间之后联系我有什么目的,我想是不是觉得我对不起她,想过来骂我一顿。DS说得了吧,要骂你早就骂你了,我说也对。
那年夏天恰好是北京奥运会开幕,我每天和DS泡在家里边喝酒边看比赛,有天DS说弄到两张国足的比赛门票,是第一场对新西兰的比赛,问我想不想去。我说反正一个假期一直宅在家里了,去看比赛吧,顺便出去散散心。那场比赛是一张票连看两场比赛的,第一场好像是巴西对新西兰,我也看不明白足球,就只知道巴西很强,但出乎大家预料,巴西那场比赛踢的很难看,下半时才进了一个球,最后好像就是凭借那个球才赢的。第二场是中国对新西兰,DS跟我说新西兰是大洋洲排名第二的球队,第一是澳大利亚,我说那很牛B啊,DS说你懂啥,大洋洲差不多就是那两个国家在搞足球。
我失去了LK,我不会去怨谁,因为这是我应得的。一段时间之后我把RT找了出来,我把我和LK这几年的事情都和RT坦白了,出乎我的意料,RT并没有生气。RT说其实她早些时候多多少少已经知道了一些我和LK的事情,RT说她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RT接着说,很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在对的时候相遇,不然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相爱下去,我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谢谢你,RT。
100页/20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笑P孩 鲁ICP备09048971号-2

友情链接: